您好!请 登录注册

美术中国与中国美术

2012-5-2 11:03| 发布者: 艺坛网| 查看: 1802| 评论: 0

摘要:   几乎是一夜之间吧,在中国之独有艺术“水墨”领域里,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闹场面,似乎大有“全民阶兵”的成份。从画家队伍到所画内容可称得上是“十全大补”了,据说仅上海就有十几万画家集聚在此。君不见:一 ...

  几乎是一夜之间吧,在中国之独有艺术“水墨”领域里,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闹场面,似乎大有“全民阶兵”的成份。从画家队伍到所画内容可称得上是“十全大补”了,据说仅上海就有十几万画家集聚在此。君不见:一时间是大画家小画家,男画家女画家,老画家少画家,能画的不能画的,留守的海归的,学院的民间的,家传的师承的,著名的无名的,专职的业余的,最具收藏的,最具潜力的,独树一帜的,全国百强的,人物、山水、花鸟名列前十的,自由的兼职的和血统遗传的;以及三个月速成的“阿毛阿狗”,二个月“进拍”的“王三王四”。大狗汪汪叫,小狗叫汪汪,可谓是精彩纷呈。内容是也是五花八门的,有什么况世的“牡丹王”,闻名的“葡萄陈”、“老鹰张”、“狸猫杜”、“兰花孙”等辈;当今的某某,在世的谁谁;你是水墨画的领军人物,他是西洋画的维新者;传统的,现代的,洋务的,你用手绘,咱用口吹。好家伙,各种流派,各色人等通过各种形式,各显神通,直把中国之美术界搞得一派繁荣兴旺。为此,也使我曾一度失眠,仰首苍天,问当初为何不修美术,而学文学?

  当然,全民美术,并没有什么不好,至少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的国力强大了,而具体到个体上,就是人们在吃饱穿暖的情况下,艺术一下自己的“心理环境”,也是常人之情。问题是一个城市一下子出现这么多“蝗虫画家”,已难免是灾情严重了。

  这里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早年我有一个朋友是学美术的,后来一直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嗬,当我去年在一家拍卖行碰到他时,真时此一时彼一时,不知什么时候此君已是著名的画家了。虽然画得和“狗啃”得差不多,但是他会“鼓捣”。

  所以一个连十几年不画画的人,现在都拿起了画笔,而且还在拍卖行明目张胆的“明码标价”自己的所谓作品。这是不是“美术中国”灾前的回光反照呢?

  还有一例也是蛮有意思的,就是不管是张三李四,只要和陆俨少见上一面了,马上就宣布自己是陆俨少的学生。其实他是不是陆俨少的学生,连外星人都知道的。但是这种拿名人做“垫子”、“做道具”(拍照)、“做剑牌”(题字、题诗堂)的行为,也是“美术中国”下才有的怪事儿。

  “美术中国”与“中国美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美术中国”就是一个“混”字,只要能拿笔,似乎人人都是画家,没有了规矩和章法,在房地产以及股票市场,不景气的情形下,大家都在混水摸鱼,成了一种假繁荣。实际上的“美术作品”,一直是高雅的艺术,同时也是“上层”社会的“玩意儿”。画画的人和赏画的人,都是心灵相通、悟性极高的人群。当然,艺术在民间能生根,这应是好事。然而,现在却成了一种“无政府状态”。再加上现在的一些藏家还没有真正的形成,有的也只是急功近利的心理,本着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战术,凭着这种老套路,也使其拍卖行情一浪高过一浪。这种虚高的“浪头”,也正是这种“美术中国”下的泡沫之序曲。

  “中国美术”需要一个长久、稳定、繁荣的真环境;“中国美术”不需要“人来疯”;“中国美术”无论是画家方面,还是收藏方面,当事人都需要以冷静的心性,理性的洞察力来评估市场,而不应成为“美术中国”下的帮凶,将“中国美术”扼杀在这场繁荣之中。

  那么,我真诚的祝福“中国美术”!。

                     仲敬干2011年4月27日于二稿于延安饭店三象画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微信后台|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 建阳套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