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中华艺坛网 网站首页 艺术欣赏 文学 查看内容

验诗官||吴西峰:“菩萨赠我凤凰的身姿”——向以鲜诗作选读20 ... ...

2019-11-4 12:44|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28| 评论: 0

摘要: 《唐诗弥撒曲》之迦陵频伽向以鲜请别用异样的目光打量好吗一个人或一只鸟有什么不同我曽筑巢于朝阳最先照耀的岩石那儿是另一个天地你可以唤着鸟佛陀给我娇好的人首你可以称为人菩萨赠我凤凰的身姿来自喜马拉雅的赞颂 ...


《唐诗弥撒曲》之迦陵频伽


向以鲜


请别用异样的目光打量好吗

一个人或一只鸟有什么不同

我曽筑巢于朝阳最先照耀的岩石

那儿是另一个天地

你可以唤着鸟

佛陀给我娇好的人首

你可以称为人

菩萨赠我凤凰的身姿

来自喜马拉雅的赞颂

却是你们所未曾倾听的妙音

梵呗经声在高高的螭吻上回荡

你也想飞翔吗

来啊  请闭上双眼

你就是我  我活在声音中

我就是你  你活在玄奘的佛经中

唐诗的晚祷升起

天雨散花嘤鸣满耳

哦我们毕生诵出的只是

你万卷中的一个词语


将船沽酒白云边 · 迦陵频伽


——唐诗笔记之九


吴西峰



迦陵频伽,佛家传说中的一只鸟或一种鸟。关于迦陵频伽,向师起句即提出这么一个设问:“请别用异样的目光打量好吗?一个人或一只鸟有什么不同。”这么一问一答,这个问题差不多就到玄学的高度了。个人看来就是这样,中国的玄学与古印度的佛学最初是两个东西,后来在这块土地上合一了,共同构成了中国文化的因子。如何看待一只鸟,虽然受鬼神传说之类的影响,却基本是科学问题;如何看待一个人,则完全是文化与观念问题了。比如,一个无所事事的人,有人说坏,有人说好;一个功勋卓著的人,同样有人说坏,有人说好,而且意见相左者所讲出的道理都是令人瞠目结舌的。


回到问题本身,向师说“请别用异样的目光打量”。指的是不要用什么样的目光?世俗的还是出世的?佛家的还是道家的?或者其他什么?出于观念与文化,即使不戴眼睛,人的眼睛也是有色甚至色盲的,去看同样的世界和万事万物,看到的颜色和东西不尽相同。这么看,向师所提的目光的问题就清楚了,起码是不要站在自我的、单一的立场上看待任何事物吧。还一个人、一只鸟,乃至万事万物以纯粹。比如什么是迦陵频伽?是一个人还是一只鸟,或者是什么人化身的鸟,是只什么鸟?


其实佛典中的记录极其简略,从中看迦陵频伽就是一种鸟,能发出佛法正音的鸟。佛家讲声瑜珈,即声意的感应。就是说,这种鸟叫声很有穿透力,能给人以共鸣,甚至强烈的震撼冲击,即庄子笔下的天籁。从这看,大体是音乐的力量了。佛教虽然与中国的儒文化基本出现在同一时期,但对声乐的理解和依赖不同。佛家似乎更崇奉自然力,比如狮虎鹰等。而儒文化,则是明确是要与禽兽划清界线的,崇奉的是人与丝竹金石等器物的和奏。也因此,各有利弊了,一个抽象,一个确凿;一个太过玄虚,一个太过踏实。却有着传说中有非常一致的东西,比如一种能发出美妙到震撼灵魂的叫声的鸟。


关于佛家讲的这种鸟,其实很简单,与《山海经》中诸多的鸟兽的存在一样,有实体的成分,也有想象的赋予。佛家最为倡导枯坐冥想,结合出一只现实与想象中的鸟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可笑的是,为了考证出迦陵频伽究竟是什么鸟?诸多学人们竟然极其严肃认真地写了不少文章。


佛法的真谛,就是生命的真谛,一种静思默想,一种内心的会意,一种对万事万物的融会贯通。人是需要理解的,有如此精妙的认识与感觉,却没有懂的人是多么的可惜,尤其是像佛陀所怀的包罗万象的心。人不懂这个,但山水懂,鸟兽懂,因而迦陵频伽就应之而生了,也因此佛典里就有很多这样的典故,无法与人沟通,只好与鸟兽沟通了。


想清楚迦陵频伽是只什么鸟?其实只须想想中国的凤凰即可。凤者风也,凰者煌也,指的是火,一种诞生于水火的鸟,就是凤凰。佛家讲“地水风火”四大,那么,迦陵频伽是否就是中国的凤凰呢?可能相貌不同,但之所以诞生及其优雅到无以言对的鸣声应该是一致的。这种鸟所指向的其实是一种思维,而不是考证。喜欢考证的人们真的是将之弄偏弄反了,会错了佛祖的意。


对此,博尔赫斯有过揭示性解释,也是通过传说中一种叫“西牟”的鸟。据说,这种鸟羽毛是橙色的,呈鳞片状;头顶银冠,酷似小小的人脸;长有四个翅膀,有鹰鹫的爪子和一条孔雀开屏式的尾巴。可不就是凤凰吗?博尔赫斯的解读:一次,这种鸟在中国某地落下一根羽毛,地上的众鸟看到就惊叹了,什么样的鸟呀?有这么漂亮出众的羽毛。于是,一致决定去寻找这种鸟。鸟群飞过高山、丛林、大海,甚至经过一处叫“迷蒙”、一处叫“灭绝”的地方。途中,有些鸟死去,有些鸟掉队,有些鸟放弃了。但也有一些受尽磨难后到了西牟山,却并未见到西牟鸟。这时,他们领悟到,自己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西牟鸟”。而西牟鸟,可能是每只鸟的个体,也表示所有鸟的整体。


到这,如果还有人不理解迦陵频伽是什么?就实在缺少慧根了。迦陵频伽就是人与自然界的感应,需要那么一个落点的,就有了佛与迦陵频伽的相互证应。类似的思维,博氏的“沙之书”理论最能说明问题。沙之书其实是一部无始无终的书,每次翻开都是不同的页码和注解。那么,沙之书不就是人类的任何一本书,也是人类的所有书吗?迦陵频伽不就是一只鸟也是所有的鸟吗?文学史上,冠以“寻找某某某”,或者通往某一目的地的行程的书也揭示了这个,找来找去,想找的东西,与中国道家所讲的道一样,其实一直就在身边。只是经过千山万水,人们才明白这个道理而已。


1907年,探险家斯坦因在新疆罗布泊附近米兰遗址的发掘中,找到了一副异常精美的类似于天使的壁画,图像为一个相貌英俊的男子长着一对翅膀,斯坦因将其认作古希腊爱神阿弗洛狄特,并运回了大英博物馆。有学者认为,这个画像应该是佛典中传说的“迦陵频伽”。究竟是不是很难说,但确是值得参考的说法不一。请教了一下向师,向师说:“翼兽的源头是古埃及的格里芬和两河流域的拉马苏,翼兽和人首鸟身的迦陵频伽不同”。记得当年玩《英雄无敌》这款游戏时,就有一种人首鸟身的怪物,叫什么名忘记了,总之战斗力很差,基本是凑数的。《山海经》中也有类似的人鸟合体,也不记得名了。总之,考证这个挺无趣的,传说只有作为传说来看待和解读才最为有趣。


关于迦陵频伽似乎就这样,可以写一部书叫“寻找迦陵频伽”或“通往迦陵频伽的旅程”,结果一定是修为到一一程度后,即使一只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也是那样的悦耳和优美。那么,迦陵频伽似乎并非一种鸟,而是一种声音,不过最初是鸟发出的罢了。人们千山万水去寻道修佛也是这样,最后会发现,道与佛就在心中,但寻的历程是必不可少的。而迦陵频伽则是关于这个历程的启示和缘起。就这么回事,无非这么回事。


关于这点,向师也以第一人称的方式,模拟那个叫迦陵频伽的鸟,将一切讲得很清楚:①“我曾筑巢于朝阳最先照耀的岩石上”,这是对生活明媚美好的热望与热烈。②“你可以唤着鸟,佛陀给我以姣好的人首”,这是讲立场,站在人的立场上,称之为鸟;但以迦陵频伽的眼光看,我更有可能是人,而且俊逸佼美。中国民间故事中那条赤练蛇之所以动人,不就是因为它想做好一个人。③“你可以称为人,菩萨赠我以凤凰的身姿”。人是什么?是全体还是个体?有一点很明显,无论全体还是个体,都有不完美不圆满的,从这个角度看,有些人虽然形态是人,但实际是不是很难说,比如有人叫两脚兽;更多的人虽然有着人形,但内心想不想做人也很难说,比如有人想成为石头,有人想象鸟一样飞。


④“来自喜马拉雅的赞颂,却是你们所未曾倾听的妙音”。佛法无边,佛经浩瀚,世俗少有人钻研的,因此给人一种错觉,佛教教义就是救苦救难的。即使学者们去读也往往作为一种知识在学习。事实上,宏观地看,佛法更接近于一种科学思维,林林总总的什么都有。思想不是无根的,个人感觉,佛家的营造很像是对尘世的重新洗牌重新发牌,如何去打?也制订有一套全新的规则。究竟是否可行是另外一回事,总之这种思维、这种设想是存在的,而且确实精妙。这点,读道家经典时体味得尤为深刻。现实这么庞大和确凿,已然很难去撼动了,那么就从观念上构筑另一个世界,一个现实之外或之上的世界。这就是佛道思想的来源,并不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而是对于这个世界的另一种声音。这种思维,再降低一个层面,就是这么一句:“现实无法实现的,用梦来完成”,这个在人间就普遍而盛行了,包括鬼怪故事、影视作品、逻辑理论等等,多见这种自我迷醉。


最后一节,向师同样抛出一个问题:“你想飞翔吗?”的确很诱人,飞翔是每个人的梦,是全人类的梦,迦陵频伽其实就是这个会飞的梦之一。如何实现?向师也讲得很清楚:“请闭上双眼,你就是我,我活在声音中;我就是你,你活在玄奘的佛经中”,这句真的高妙,不是一直在寻找我迦陵频伽吗?不是想知道我究竟是只什么鸟吗?先搞清楚自己是谁,先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先学会听懂自己的心。听懂看清了,就去坚守,就去修为,有了足够的理解力:“唐诗的晚祷升起”时,就会“天雨散花嘤鸣满耳”。这既是灵魂共鸣,也是灵魂出窍,其实是向师写自己对唐诗的感受,也是写到这首诗收尾时的感受。


关于花雨满天,讲是佛陀讲经时的说到动情处,一时间天降满天花雨的事。影视剧中,经常有类似的场景,那个花雨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完全是瞎胡闹。其实,据佛经的说法,佛祖讲经的满天花雨,只有一种花,即西域的“曼陀罗花”。何以如此?众所周知,曼陀罗是音译,原文的意思是“适意”,曼陀罗花即适意的花。到这就清楚了,讲经听经到一个共鸣处高潮处,幻觉里都是满天适意的花了。据华佗记载,曼陀罗花有麻醉的作用,这是否也是讲佛陀讲经感染力之高超呢?能够让人灵魂出窍,如满天花雨。


说到这,顺便说一个小事,一次与戟兄探讨目前网络诗坛上三个相对活跃的“大诗人”,虽然都不认识,但认真读过三人的作品,也写过一些文字,对三诗人分别的评价:“功利诗者,性情诗者,灵魂诗者”,其中的灵魂诗者,指的就是向师,这是去年的印象,通过这首《迦陵频伽》似乎是得到验证了。



向以鲜:诗人、四川大学教授。八十年代与同仁先后创立《红旗》《王朝》《象罔》等民间诗刊。


葛   虹:中山朗诵协会会员。声音艺术爱好者,热爱生活,愿用声音传递人间所有的美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