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中华艺坛网 网站首页 艺术欣赏 绘画 查看内容

素描速写|吴长江 VS 王沂东 VS 王华祥

2019-8-12 17:06|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85| 评论: 0

摘要: 吴长江,1954年生于天津,198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家协会原副主席,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常务理事。长江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也在长期的生活体验中,培养出沉着、稳健的品性,对一切事物有冷静的、 ...

吴长江,1954年生于天津,198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家协会原副主席,中国西藏文化保护与发展协会常务理事。




长江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也在长期的生活体验中,培养出沉着、稳健的品性,对一切事物有冷静的、理性的分析,但同时,他始终用自己的感情,用艺术家的眼睛与心灵去体验、去捕捉生活中闪光的东西。他用眼睛、心灵去记忆,用眼、心和手配合,用速写来刻记这些印象、感觉和形象。

 

20多年来,他积累了大量的速写、素描一形象记录藏民生活的资料。不,说它们是“资料”不够准确与全面,它们一方面是为艺术创作积累的素材,另一方面,它们本身是精湛的艺术创作。






长江是以严肃认真的态度来画这些素描与速写的。而且,他在这些作品中找到了发挥他艺术才能的空间。他曾经写过一篇说速写艺术、题目是《动感主线》的文章。他写道:“任何精妙的速写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点,即在速写作品中体现人物动感与张力的主线十分鲜明。无论用何种造型方法表现对象的美,最令你抒发情怀的首先是所呈现的简洁、明确的运动线。”“动感主线与精妙细部的结合,构成了速写中最具表现力的造型美感。”他的这些谈创作体会的文字,实际上也是对他自己作品艺术特色最好的描述。





他的素描与速写中的几条主线都是非常肯定与自如的,块面的基本构架清晰、单纯与明确,而同时,与之相衬映的辅线与细部又相当丰富、微妙。他主要用有变化、有力度的线,有时在一些部位擦、染和敷以稍许的色彩,这些手段结合空白的巧妙运用,使他的作品具有迷人的神韵。





我想说,长江的素描、速写艺术之所以达到如此境界,除了生活的积累外,是和他的全面艺术修养分不开的。除了对西方素描和艺术造型有很认真的学习和研究之外,他对民族传统艺术也有浓厚的兴趣。他不断从古今中外的艺术中吸取有益的养料,以丰富自己的创造。和他早期的作品比较,他近几年来的素描与速写,在精神上与表现技巧上越来越具有文化品格和民族特色。这意味着他的艺术将面临着新的突破,我们热切地期待着。——邵大箴(节选自《面临着新的突破——读吴长江的素描》)





王沂东,1955年5月11日出生于山东蓬莱县,1968年入山东临沂第一中学,1970年在山东沂源柴油机厂当车工,参加工厂演出队的演出,绘制厂内的宣传画、演出队的舞台背景,1972年12月考入山东艺术学校美术科,开始系统学习绘画。在山东运城县李集公社参加劳动锻炼一年,1978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2004年10月起任北京画院专业画家,北京画院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委员,北京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任何艺术门类都有它的局限性。正因为如此,也就成就了它的一种特殊性,有别于其他的分类。中国的京剧,西方的芭蕾,画在宣纸上的中国画,画在油画布上的油画等等,无不如此。

写实的素描自然也有它的局限性,画家是要以客观存在的丰富的形体变化为范本。作画的过程中,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对世界的视觉感受,在体会和表现这种微妙的形体转折中体验各自的快感。“情人眼里出西施”,不必为画家在作画时因尊重了客观对象而会画得一样而担忧。





“素描”一词,可以作这样戏说的解释:“素”,就是朴素、单纯、纯净,去掉多余的荤的东西,如颜色之类;“描”,有时间的概念,还有平心静气的心态,类似研究性质的味道。





如果有一段时间没画素描、速写,手会痒痒。找好了模特,准备画素描了,心中会有莫名的愉快。纸的种类任你选,绘画的铅笔从6H到6B,宽广的色阶任你用,不同的人物在不同的光线下组成不同的画面。你能够用一张纸,几支铅笔,去触摸他们的纯净、美好,去感悟他们之间千差万别的变化之美。静谧画室中只听见铅笔在纸上的沙沙声,该是极美的事了。





写实素描还能作为一幅油画创作的前奏。用素描可以分析、推敲人物的动态、结构,去掉色彩干扰,细致体会,修正人物的形体和神态。素描加上速度就是速写,速写还分慢写和快写。不管是写还是描,都是在体会和表现客观存在的那个物体或那个生灵。你尊重了你所描绘的人物,你认真遵循了科学的素描方法,才有可能把一个人活生生重现在纸上,这简单的一张素描才有可能感动自己和他人。(王沂东)





王华祥,1962年生于中国贵州。1981年毕业于贵阳贵州省艺术学校。1988年毕业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留校任教。现为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副院长,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国际学院版画联盟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版画院副院长,意大利罗马美术学院客座教授,西安美术学院客座教授,万圣谷美术馆馆长,江苏版画院名誉院长,飞地艺术坊名誉校长。作品《绿色的风》获全国少数民族美展优秀奖,《侗乡童话》入选第六届全国版画展、《贵州人》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金奖,《奶奶》入选全国青年版画展。出版有《王华祥作品集》。论著有《将错就错·王华祥素描教学法》。






我曾经写过一本书,叫《将错就错》,是反学院,某种程度来说当时影响很大,在90年代,但是在若干年过去以后,我发现我正在回归传统,原因是什么,我发现当我们完成一种年轻时候青春期,或者中国青春期,要把我们以往身上的枷锁、束缚打掉,但打掉之后你仍然要重新开始建设,这时候我就发现传统是必须回来的,这时候我就开始做学校,做实验,在实验过程当中我发现学院一些经典的方法是你不能不用的,当你不用它的时候,就像你要吃一个美味的东西但没有工具,打不开它,这时候我就要寻找工具,我发现传统当中的一些东西非常有效,但它有一个问题,过去的教学都是经验教学,也称为“大师教学”,一个好的老师会带出好的徒弟,好的师父带出好的徒弟来,这样的教学,师父如果死掉了,或者师父差一点,学生就会很差,有些东西会失传,我就在想,我要研究一种东西,提取一种方法,能够让这些东西变得有可操作性,其实是一种现代理清思维的借口。





我觉得我是比较幸运的,首先我是一个实践者,自己画素描、画色彩、画创作,不像一个纯粹的学者是从知识出发的,我会从实践和知识两个渠道来考虑这个问题,后来实验,实验,提取了绘画当中的五大要素,核心是色调,是明暗,形体的方法和概念,然后是空间,形体必须放在空间里头;第四,所有的形体和所有形体的组合必须要有一种咬接的关系,就是结构,然后所有的东西在理清的表象上必须要回到一个非常真实、非常优视觉感染力的表面来,这时候就会出现质感和细节的问题,这样我就把素描分成了五步,色彩也是这样,色彩五步法。





其实素描对于很多艺术家来说都是非常看重的,今天的人对素描有一种偏见,认为素描好象是一种纯粹的基础,因此人们会害怕你在做一个基础的工作,或者我们一说到这个东西好象就是在做一件比较低级的事情,好象是很无能的人在表现,其实真正画过素描的人,画得好的人,他会知道素描这样一种训练实际上是我们了解世界的一种方式,当然我们会有很多方式、很多渠道去了解这个世界,但素描的方式毫无疑问是一个特别有效,而且对于人了解世界、了解自己,我认为这样一个训练的作用只有经历的人才会知道,是非常了不起的东西。





后来我做的艺术,我几乎做过了所有的艺术形式,从抽象的、表现的、行为的、油画的、雕塑的,都做过个,但我认为这里面的主要支撑是素描,当然每个人都会找到一个支点,没画过素描的人有其它支点,但我们画过的人,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最重要的支点。





今天普遍来说素描是退步的,因为现在教素描的人和画素描的人都不热爱素描,换句话说,就是把素描定义成考进学校的敲门砖,进了学校以后教素描只是被动的,因为传统就是这样,似乎是包办婚姻,就这样结婚生子,其实他是没有感情的,我跟朝阳所捍卫的素描其实远远不止如此,如果说到基础,我认为一切大学时候本科四年的东西都应该看为基础,甚至这个基础的面还不够,比如所有人都应该学习掌握哲学的知识、历史的知识,天文的知识,心理学的知识,对于社会学的知识,可能包括政治的知识,经济的知识。





我觉得这些东西,因为它都跟人的生存有关,比如我们培养一个人,第一,我觉得是一个有品质的人,第二是有能力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生存下去,而且才能够得到世界的尊重,而为了达到这样一个目的,我认为一切都是基础,包括思维能力,形而上的判断力,逻辑的能力等等,所以我觉得我们把基础理解得特别狭隘,好象我们抛开了素描我们就高大了,似乎就伟大起来了,成艺术家了,我觉得这是一个智商的问题。(王华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