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中华艺坛网 网站首页 艺术欣赏 绘画 查看内容

【巴蜀画派·名家】姚叶红:蜀山峻美 大气磅礴

2019-6-12 09:32|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120| 评论: 0

摘要: 姚叶红,安徽巢湖人,1958年生于重庆。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四川当代国画研究院副院长,四川省文史馆“巴蜀诗书画研究院”副院长,成都市文联副主席,成都市 ...


姚叶红,安徽巢湖人,1958年生于重庆。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四川当代国画研究院副院长,四川省文史馆“巴蜀诗书画研究院”副院长,成都市文联副主席,成都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成都市成华区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成都市山水画会副会长,第一批巴蜀画派影响力代表人物。


1975年先后随陈恒、白自忠老师学习工笔花鸟和素描色彩。1983年师从“三峡画派”创始人岑学恭老师研习山水。多次随师三峡及全国各地名山大川写生,创作了大量的巨幅作品,并应邀为中央军委“八·一”大楼、国家和省、市政府会议大厅作画创作。


作品《松风雅韵》在日本展出收藏。作品《神女应无恙》获文化部、中国诗书画院主办“迎接97香港回归中国画大赛”铜奖;作品《三峡云开》获中国美协第二届西部大地情油画风景、国画山水大展“优秀奖”;作品《希望之光》入选中国美协“纪念邓小平一百周年全国作品展”;作品《春洒都江堰》入选中国美协“感恩重建纪念5·12地震一周年全国美展”。


出版《姚叶红国画选》《姚叶红山水卷》等。曾在四川省美术馆、日本、新加坡、美国、韩国与加拿大等国举办展览。央视网、四川电视台、“东方早报”与“南方都市报”等都有专题报道。荣宝斋出版社出版了《荣宝斋画谱——姚叶红山水画》。



蜀山峻美  大气磅礴 

——姚叶红绘画艺术鉴赏


文/黄贤禄


姚叶红先生山水画作有一股大气磅礴、沉雄厚重、山峰重叠、树木丛生、叶茂根深、山石节奏美感,一气呵成,干净利落,水墨控制章法严谨,山树丰润而骨力十足,画面构成上巧妙地把远山、近景、明、亮处理得十分精彩,如三峡营造出“近水滔滔永潮前,浪花朵朵白云般,迎送过客匆匆忙,万里江山莫等闲”。


先生写的山、水、树木、岩石、云雾气相互呼应,营造出一种自然、和谐的美好画面,写三峡营造山峡风水,营造三峡的壮丽雄巍的气魄,让峡江风云、巍峨群山永留在人们心间。


三峡画作横断裁斜式,层岩屹立峡江上面,巍然耸立,辉雄壮阔、烟云飘动,绿树相映,山势气脉贯通画面布局,严谨庄重,别开生面。画作山石、树、木、水、云、勾、皴、点、染,笔墨功夫十足,皴法极见传统功夫,用笔劲健、用墨苍润凝练,染色谐调,山水、树木、云视觉效果很好,沉雄不浮华。


姚老师的山水画,无论小写意,还大泼墨,都有一种传统的文墨精神,传统的绘画功夫把笔墨功夫与自己的意向相结合,把现代人们的审美观念相结合,把传统笔墨与现代文化相结合,在处理山水笔意情韵的过程中,能统筹气度、色彩等多种要素,营造出生机蓬勃的山水意象,在结构群山叠重中拉开物象,处理好近、远的笔力表现,实行大三峡每一笔都有风土植被、水、风、天的表现,让观者不由自主地对三峡产生一种亲近感,使山水实现了人格化、情理化。


开门远眺千里山 登怀千顷壮阔。


石涛、八大山人、李可染等画家是画画的大师,其笔墨奇简冷逸,或“大骨开张”,或苍凉凄楚,或沉郁含蓄,画家胸臆的抒写都体现在美的笔迹中。写意是笔墨的传神的体现,姚叶红老师的写意山水画,是学习先辈的传统技法,大胆用泼墨的方式表现意趣,以意为主导,用墨与彩泼在纸上,自然地表现山水深邃的意境,用笔墨色彩表现气魄宏大,雄浑奇崛,朴素天真的笔墨皆融于意境里,这种意境与自然境界一样,代表一种永恒的美。


这种写意的表现如《九寨风情》表现出灿烂笑脸,笑得那么深沉,笑得那么开心。而另一些绿树杂草,能与霜风雨雾抗衡,山与石交接是紧紧地连在一起了,树在山中生,石在山中生,显得那样的生动与协调。这种技法的表现写意达到与实境有超然意趣,大部画法为意用,意为主导的法则,使之意与神在墨韵的变化中拓展了空间,形成了“天人合一”的自然境界。


他的画雄浑、厚重,《九寨瀑布》在他的笔下整体显示了雄劲,厚实,浑朴的整体感,把押韵驾驭在写壮阔的旋律中,《三峡云开》或《都江堰》表现造化的天趣画面,线条有不拘一格坚硬老辣的皴法,凸现都江堰古朴自然,三峡的神秘高远,九寨沟的娇娆自然,使笔墨随山、石、水、树变化而变化,使画墨彩和谐开阔,画面的开阔,显示着豪情的扩张力、胸襟的包容性,高山峡谷的造型皴法,大如磐石的峡谷,在他笔墨能珠联璧合与山水相连,显示了大气魄的山石块垒,山的大块壮瀑布飞流直泻的壮观,水流古朴这些技法是非常人所为,那种开门远眺千里山,登怀千顷多壮阔的境界让人痛快,令人感叹,这是一种生命的表现,也是人生价值观的诠释。


青山翠绿 远山呼唤。


叶红老师的作品一看是大刀阔斧,其他有很多细腻的地方,如三峡的深凹处的积水,直立、摇曳的树、草、动植物,都在画作中,画家在画作中,把自己的情感植入其中,把情感散发在纸上,表现对大自然壮美好河山的赞美,对生物情景倾述、丛林水草、鱼、虫、鸟的关爱,表现作者对真善美的追求。


由此可以想象,叶红老师对中国的研究、对笔墨的表现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关爱与关注,凭着他的聪明与智慧,勤劳刻苦的精神和丰富阅历,他的绘画艺术必将取得辉煌成就,拓展新空间,取得丰硕的成果。


国画大师潘天寿说:“画之贵乎师造化,师自然者,不过借自然之形木,无此形象不足以语画,然画之极则,终天心源。”“先师古人,后师造化”这是中国画家遵从的一条主轴千古名训,师古人、师造化和师于心是学习中国画循序渐进的三个阶段,姚叶红老师正是遵循这条训言,向名家学习,临摹前人的名作佳画,学习画法技巧,学习李可染、岑学恭等著名画家的画法,构思构图;即师造化,师于物,向大自然学习,深入生活,观察写生,眼看心记,忆想默写,增加对造化的认识,为画作材料。


姚叶红老师多次去三峡写生、创作,把三峡的山石地理结构细心记在心底,哪些段有名山大川、江水急流险滩、民间风情,森林树木,都有一本写生稿,有了第一手原生态概貌,通过筛选、造型,符合客观山水,夸张其美的部分,修饰不满的部分,使作品达到尽善尽美的物象,从他的《三峡云开》看到客观景物的描绘,画面整体图景气魄大,笔里流畅原重,突出三峡神女峰的险要,使画作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画作让人感叹江山如画。说明三峡神女峰比实景更美,画家依据美学原则,即中国画特有的审美追求,构建的实景,是作者“心源”的产物,画家以联想凝聚的图像美,以丰富的艺术想象力构筑了理想美,使想象的艺术美比生活实景更典型,更美好,从而给观赏者以无穷的艺术美感的享受。


传统国画来自于对古人的学习积累,来自于写生,来自于走万里路,读万卷书,在技术的追求上达到高超的笔墨意味,在形态中有一种自然的亲和力。姚叶红正是从绘画知识的积累去画山水,去写山水,追求山水的大气魄、抒发心中的山水气韵。他创作的《神女峰》《九寨风情》《都江堰》等作品大气雄魄,从而使人感到这种山水画有一种让人“登怀观道”,千里咫尺,近在眼前的感觉。看山可行、可望,能登、能游并能畅游其中。


看《三峡神女峰》,苍劲的笔墨,营造山峡的繁忙,江水日夜不停流向大海,气势雄伟壮阔,直面青山绿水,山中气韵,山石嶙峋,直峰坚挺,高崖绝壁,霞光辉照、灿烂亮丽,让人感到山水的灵性,远处的群山一派生机,在阳光的照耀下,一派暖红色的景象。山峡沉浸一派欣欣向荣,万物竞相表现耀眼的光环。


青山绿翠,远山呼唤,云彩相随,看到山水之灵秀,看到在不经意中表现独特美感,像不识山中者却心已在山中游,人行其间,或登高,或望远,或呼啸,或坐在云上间或赋诗感叹,意趣无穷。


以点代皴 以点代染。


姚叶红在表现山水中,用各种形态表现的点,是体现山水画雄伟气魄的重要手段。画山水表现的点,点如皴法一样,可使笔墨意趣的精彩,可使山川浑雄厚重,是画家从实践中摸索出来的技法、范宽以点为皴,创造了雨点皴和钉头皴。叶红老师的点表现最为淋漓尽致,他打的雨点皴、米字皴,根据山石、树木的形态,用平点,竖点,横点,或个字点、一字点等各种点壮皴笔集合成表现山水技法,表现山水林木,表现远山的水草。他对点法的运用达到很高水准,如山腰山间中、山脚间都以密点相表,点出了草木丰盛、树茂林密、秀润多姿的三峡云雨;表现烟雨云雾中山峰则运用浓湿、干淡的墨彩点染,显示出风骨隐现,林云出没,云霞明灭、风雨变化的境况。


姚叶红老师山水画的点具有千变万化,无穷无尽的魅力,不但表现山的物象,还有很强的节奏美,在画作中无数次的墨点或彩点、染点,形成了不明的线面,近看似点,远看山幽、林深,达到了升华了的艺术效果,像黄宾虹老师说的那样,以点代皴,以点代染改变传统的先勾再皴后点的程序,极大地拓展了点在山水画中的运用,创造的笔墨干湿浓淡交融互渗技法,是对中国画发展的最大贡献。姚叶红老师的山水画点法丰富绘画理念,为三峡山水画增光添彩。姚叶红老师的点笔画别开生面,独树一帜。



延伸阅读:


大江东去艺无尽 

——读姚叶红山水画


文/陈荣


绘画艺术有“成教化,助人伦”之说,但除去这些功能外,最大的一点也应该是“悦其心而赏其目也”。好的艺术作品能带给人们无尽的感受。就如少年时代看齐白石的虾、秋蝉、小蝌蚪,徐悲鸿的奔马,张大千的泼墨山水,至今都在脑海中难以忘怀。


蜀中山水画名家姚叶红先生的作品以大气磅礴、色彩富丽、灿烂奔放、质朴率真而受到社会各界广泛的关注和人们的喜爱。他的画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得益于恩师、著名山水画大家岑学恭先生的栽培。岑氏山水讲究的“博大精深、大气磅礴”深深地影响着他的艺术。谈到对色彩的认识,他说:“色彩的附着力求体现出快乐的感受,红、绿在中国传统是吉祥喜庆的象征,我多喜用之,其目的还是想带给大家快乐和美好的祝福。”


在姚叶红的青绿山水画《三峡云雾开锦绣》中,山崖林立、石壁千仞、重峦叠嶂、云雾缭绕,接天的江水与奔流的飞瀑穿插其间,在瞎逛的映照中“满目青山披彩霞,衣带江水秀中华”的诗意呈现在面前。雄强的画作透出艺术家朴实的本真,我们既能体会到大江东去的豪情,也能感受到青山绿水伴我们快意江湖的惬意,同时增加激流勇进的信心和勇气。


叶红说:“我在重庆生活过,巴山蜀水秀丽的风光和大山一样的豪情在我身上留下了深深的映迹。我崇尚山那样的胸怀,也许是个人原因吧,部队的同志都特别喜欢我的画。”他没有豪言壮语,有的只是脚踏实地的耕耘、对艺术的热爱和执着。


“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苏东坡的《赤壁赋》令多少画家倾情描绘。姚叶红用独特的视角,个性化的构图将诗人的豪情尽显在作品中;近处山崖用焦、浓、干、湿、淡等变化丰富的墨色与朱砂色并用,刻画的赤壁雄姿投射出历史的厚重与沧桑;远水用中锋干笔勾勒,点以船帆,将滚滚长江东去的气魄尽显了出来。冲突交叠的墨色把我们的思绪拉回到金戈铁马的三国时代;看大江东去之浪潮,思历代古人之圣贤,感时光飞逝之哀叹,抒江山多娇之豪情。这些就是其山水画多为人们所喜爱之缘由吧。


姚叶红在技巧上追求传统与现代的结合,赋予水墨画更多的时代精神,在勾勒与转笔的应用上有所突破。他通过明快福利的设色,构建出别样的视觉图式。在《黄河之水天上来》中,画家将积墨撞水法通过含胶质的水,与墨,与色的冲撞运用得恰到好处;黄河口惊天的怒涛在画家的陛下仿佛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远处从天而来的流水、飞瀑则揭示了生命不息的力量;使我们感悟到《怒吼吧黄河》带给国人的精神力量。“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


姚叶红的艺术来自与自然、来自于社会、来自于生活,所以充满了勃勃生机、今天的姚叶红,正驾驶着他的艺术方舟,奔向壮阔的彼岸。



专访:


姚叶红: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文/黄亚琼


初识于那一顿“忆苦思甜饭”


初识姚叶红是因为新浪四川和四川美术馆共同组织的“一本爱心”慈善公益活动,用艺术家的绘画作品为山区儿童置换一批他们需要的书籍,他便是这群艺术家中的一员。路途遥远、条件简陋,学校附近没有地方能一次供应20余人的午餐,为了不给学校带来不便,我们提前一晚跟学校附近的小餐厅约好第二日的午餐,第二天活动结束,我们一行人前往就餐,只见几个菜被四五个大盆分开盛放,需要的人排队前往打菜,然后找个凳子坐在小路边吃饭。


作为工作人员的我十分抱有歉意,毕竟大部分艺术家年纪偏长,长途跋涉的山路让他们身体已有不适,为了不让我内疚,期间一直有老师宽慰我说没关系,姚老师更是大声说道,“小黄,你让我们吃了一顿忆苦思甜饭,好啊!”


这并不是姚叶红第一次参加类似这样的公益活动,此前他便是“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中的一员,该协会是由文艺志愿者、文艺志愿服务组织以及关心支持文艺志愿服务事业的单位或组织自愿组成的全国性、联合性、非营利性社会组织,是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团体会员。


作为四川省美协和成都市美协中的一员,他也多次参与文艺惠民活动,到边远地区去画画、辅导基层文艺工作者绘画等,成都周边的地区几乎遍布他的足迹。“艺术除了具有欣赏美的作用,还能帮助到其他人,我觉得这是特别有意义的一点。”


他生命中携手相伴至今的“雪姐”


姚叶红的开朗豁达不限于公益活动,对人更是如此。我和同事第一次去拜访他的工作室,我们一进门,姚老师便招呼我们称呼他的夫人为‘雪姐’,同事和我略微尴尬的喊了几声,后来得知我们是90后,雪姐假装生气的说到,“你看别人娃娃多小,你非得一个劲的让别人喊我姐姐,喊孃孃(四川话‘阿姨’的意思)。”我和同事就哈哈大笑。


姚叶红他其实并不擅长家务,应视频需求,要出去为我们演示下修剪花枝,结果连剪子的使用方法还是雪姐现教的,雪姐一直站在旁边叮嘱他,哪能剪,哪不能剪,二人在一起的画面是十分有趣。聊天期间了解到,姚叶红和夫人‘雪姐’是在76年下乡的时候认识,后来就一起回了城,再后来就结婚了,一直携手相伴到现在。姚老师还透露说,雪姐如果不在家,他就随便吧唧两口饭解决,不愿意花时间去做饭。


访谈中间,听见门外持续的狗吠声,姚叶红说她的名字叫‘靓妹’,“乖乖乖,来客人了,你在外面再去耍一会。”对我们介绍‘靓妹’已经十岁,不喜欢绳索,喜欢独自去小区里转悠。然后转头向里屋的雪姐说,“我们的小家伙回来了,你看一下它。”


与多数年轻人喜欢惊天动地的爱情不同,他们的爱情是细水长流,相伴至老,让人羡慕,这让我想起邓丽君曾经的一首歌,“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不忘初心 方得始终


得益于这个时代,姚叶红说对自己目前的一切都很感恩,所以每天都笑呵呵的,“在这个时代下,我能绘画至今,最终幸运的成为一名职业画家,完成年轻时的梦想,所以我每天都很高兴,更坚定地要画好画。”


姚叶红自小就爱画画,正儿八经学绘画则是在1973年,经人介绍,拜陈恒和白志忠为师,随陈恒老师学习工笔花鸟,跟白志忠老师则学习素描、色彩,而当时的目的就是为了考入美院。“那时的学习就是因为喜欢,因为喜欢,所以认真,就像一名苦行僧。老话说天干饿不死手艺人,绘画就是手艺,我们就是手艺人。”


早闻成都市早年有‘三陈’,即陈恒、陈亮清、陈子庄,姚叶红的老师陈恒就是其中之一,“大家都说‘三陈’的脾气不好,我的老师是一个特别正直的人,看不惯什么事情,他就要去评说。”在老师陈恒的介绍下,姚叶红到当时的诗婢家画扇子,用来弥补生活。“当时的扇子是用来出口的,一把圆扇,四个颜色,几分钱一把,一天下来我可以画一百把,简直就像一个机器人。我们从厂里把扇子拿回去画,几天后就交到工厂,验收。”


因为是用于出口,所以扇子的着色不能突出线外、框外,颜色没填满或者超出就是次品,画工就会没有钱,姚叶红坚实的绘画基础就是那时练下的。


1976年,姚叶红被下放到绵阳梓潼县,在领导的眼中,他就是一个坏孩子,因为经常拿着一个速写本,到处串队写生,偶尔撞见领导就会被呵斥,“哈,你小子,又不干活!”要不是因为下农村的所有子女召回,他根本都回不了城。


姚叶红早年收集了很多关于岑学恭老师作品的图片,对他很是崇拜,但却没想过有一天会靠近他。老师陈恒深知姚叶红喜爱山水,对他说如果有一天你能拜岑学恭为师,那就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从报纸上得知岑学恭和赵蕴玉要来成都的文化宫办学习班,姚叶红就拿着平时的作品去报考了,1983年,他如愿的成为了岑学恭老师的一名学生。三年的学习时光一晃而逝,在岑老的邀请下,姚叶红成为了他的入室弟子,每天下班后,骑着自行车前往岑老的家中学习。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岑老对我们就像对儿子一样的照顾,为我们考虑了很多具体的事情。”岑老爱画三峡,经常带着一群学生外出写生,甚至外出展览时也会带着十多学生,知道学生囊中羞涩,北京、山东、内蒙古等地的往返机票都是他一人承担,“受他的影响,我们很多师兄弟都继承了他的优点,比如现在川内名家叶瑞琨、罗其鑫、管苠棡、施秉伟等等。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感恩岑老对我的影响,岑老是一个真正具有大家风范的人。”


“古人有语‘取法于上,得其中;取法于中,得其下’,岑老师画三峡已经很好了,所以我们要另辟蹊径。”作为三峡画派的中坚力量,姚叶红除了创作大家大家熟悉的三峡,近些年他将自己的创作重心转移到了都江堰,在得天独厚的继承了岑老三峡的磅礴气势之上,结合都江堰的秀美,用传统的语言构建时代的画面,一幅幅属于姚叶红的都江堰被圈内外赞叹不已。


喜爱书画的人易爱旧物


姚叶红喜欢耍,不是抽烟,不是喝酒,更不是打牌,而是每一次去一个新的地方都喜欢去当地的旧货市场,淘一些自己喜欢的小玩意儿。德国旧货市场淘到的手工银制牌盒、遍布精致花纹并刻有某个家族族徽的烟盒、安徽农村淘的器形周正的小香炉、浙江淘到的通润的玉器印章、西藏法师专用的法器等等,谈起这些年来的淘宝,姚叶红眉眼间总是掩饰不住的兴奋,一样一样的向我们介绍,“淘宝就是自己淘,慢慢看,不要有些东西是志在必得,这样就容易着,要稳起,慢慢看。我没有专项收藏,就是淘喜欢的东西,也没有高价收藏过,高价也给不起,做什么都要有度,淘宝也是如此,淘宝,低调的价格淘到性价比合适的物品就好。”


因为岑老早年负责西南博物院的工作,帮国家收集一些古董,姚叶红每周会陪他去到处走走看看,淘宝的习惯便是那时形成的。偶尔自己也会买点东西,拿不定主义的时候,就会问问老师,得到岑老首肯,便会拿定主意买下。“喜欢书画的人特别容易喜欢这些旧物,喜欢就会有心研究,研究就会涨知识。”


在最后,姚叶红感叹,生长于四川是十分幸运的,无论是北方或南方的景,都不具备四川的仙气,从成都出发,驱车不久便能到达山川、河流、高山、雪地,“四川的人文底蕴深厚,其风光兼具险奇雄秀幽,生活在这的画家是有福气的,不画山水便可惜了。”



作品欣赏


 《锦江春色来天地》 178cm×46cm


 《瑞雪》 64cm×43cm


天府之源

《西岭千秋雪》56x58cm

《锦江春色》2000x1400cm


《雨城春晓》2500x1250cm

《秋染剑门道》125x125cm

《晨雾》58x58cm

《三峡云雾开锦绣》180x220cm

《天府胜境》220x180cm

《锦绣天府》

《川西三月》68x34cm

《乐山大佛》125x125cm

《蜀道连云》185x96cm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