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中华艺坛网 网站首页 艺术欣赏 绘画 查看内容

石鲁:为画而生活则画死,为生活而画则画活。

2019-5-3 09:59|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96| 评论: 0

摘要: 石鲁生活是画的源泉。画无生活若加工无原料。生活枯竭,画必凋败。生活为宽广复杂变动不息之海洋。然流有主从,主流为时代之脉搏,泛舟当随主流。然主从非截然割裂,主中有从,从中有主,善识水径者当明其联系也。为 ...

石鲁



生活是画的源泉。画无生活若加工无原料。生活枯竭,画必凋败。


生活为宽广复杂变动不息之海洋。然流有主从,主流为时代之脉搏,泛舟当随主流。然主从非截然割裂,主中有从,从中有主,善识水径者当明其联系也。


为画而生活则画死,为生活而画则画活。当有生活而求画,不当欲画而讨生活。


埃及男人像



直接参加生活,始能将生活移入内心。间接旁观生活,只可将生活陈列于画面。


饱餐生活当贪而无厌,咀嚼生活当细而不烦。


观物当面面观、变动观、上下观、远近观、四时观、表里观。无所不观,无微不至,必熟才能活。



伯乐相马图



生活之主体为人。观察体会人以类万物之情。观物细才深,观物广才远。若蜂之采百花而酿蜜,蚕之食桑叶而吐丝也。


观察生活洞悉物理,既要冷观、静观,更要热观、动观。要直观,亦要默观。


凡物之形质动静神情姿态,若不能活现于心中,则不足以言画。



苍山远眺



画者观生活如赏画,才能使观画者如赏生活。人不留心者,画者当留心,人不为可观者,画者当观之,然后才能以画唤起人心。


画者观物当百看不厌,方使人观画一见钟情。刻意求生活,生活则不活,以情求生活,生活即活,是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也。


生活事物有大有小、有主有从、有正有反、有偏有侧、有平有奇、有里有外,画者所受求全,所识方真,所画方精。



魔笛



画蒙生活为营养,生活藉画以显精神。画者当吃进生活尔后吐出艺术,若牛吃草而产乳也。从生活到艺术自有一番内功,非以模拟为能,如实为真。盖如实之实小实也,模仿之能小能也,而艺术之为艺术,乃在大真大实、至情至感上分高下、深浅、邪正矣。


画者体验生活如淘沙金,若非斗金过眼不视,则生活之金不知流逝多少。生活之美无穷,具慧眼者自能于沙中别金。


生活之矿藏在人民心中,而勘察开采之术无它,惟在将心比心也。



石榴已黄矣



生活非千里以外去寻,亦非黄道吉日才有,画者若眼时时向下,即无时无处不在生活中矣。


画者眼中无处不有天地。以小观大,以深量宽,以细衡整,如此则所养扩充矣。行万里路与落十年户当俱有,浮萍生涯,岂能放出生活之花。



高山黄河



置身于生活斗争之外者,艺术之智慧与灵感不会降临在冰冷之头上。


生活不仅供养艺术之原料,是创作之源泉,思想之燃料,更当是陶冶我之熔炉。画者不经过生活之锤炼,岂能去锤炼艺术。



印度写生



狂歌当哭:石鲁为什么被称作“中国的梵高”?


石鲁(1919-1982),原名冯亚珩,四川仁寿人。早年学传统水墨画,抗日战争期间赴延安,长期从事抗战和革命宣传工作,创作过大量木刻版画、年画。


20世纪50年代后,石鲁重操毛笔作中国画,人物、花卉、山水风景都擅长。他最早用水墨描绘黄土高原雄浑厚朴的景色,并把这种描绘与他对革命历史的虔诚回忆与歌颂融为一体。笔墨功夫和写实造型很好地融为一体,豪放而不粗野,厚重而不沉闷,气势博大,生机盎然,体现出这位画家过人的艺术才华。



黄河急流



那时石鲁是“长安画派”的主将,被誉为“开拓了风景画的道路”,如果不是命运的巨大转折,他一定会顺着这条革新中国画的路子走得更远。但是“文革”改变了一切。身为陕西美术界领导的石鲁在劫难逃地受到了迫害,并且一次比一次更残酷,直至判处死刑(未执行)。



春在枝头



石鲁在极度的压抑中精神失常,逃进深山做了“野人”,这时竟还不忘用小本子画速写。这一时期他的中国画创作转向传统文人画,选用能托物寄兴的题材:华山、梅、兰、竹、菊、荷、石……通过造型和题跋宣泄他心中的无穷悲愤。



荷花



石鲁的笔墨个性之强是前无古人的,同一幅画中、同一景物上,浓淡、干湿、断续之间强烈而突兀的对比几乎推到了极限,破笔逆锋和侧锋显得散乱而锐利,奇崛而狂狷,书法也用逆笔侧锋,如斧凿砍出。这样的情感力度是文人画中从来没有过的,是一种具有现代感的创造,因此有人称之为“新文人画”。



建新居



实际上,石鲁只是借用了文人画的托物寄兴外壳,精神内涵已越出文人画的领域,从写意抒情向表现主义转化,加上他的不少杰作处于精神失常的状态之下,所以也有人把石鲁称为“中国的梵高”。因为石鲁和梵高同有精神问题,并且对艺术发展都有极高的贡献。



嘉陵春秋



石鲁获得平反之时,已经病入膏肓,不久去世。石鲁在中国画界的出场是英雄主义的,结尾却充满了悲剧性。石鲁前期作品带给画坛的启示是:贫瘠荒凉的黄土高原和地方景观可以成为中国画革新的处女地,画家需要有自己热爱的一方水土。石鲁后期的作品则直接激发了1980年代青年画家对正统美术的反叛。



江上行舟



老汉



绿茵藏月色


太行山



雪天归樵



野凌霄



印度姑娘



漫游流浪



墨色山水



牡丹图



农家女



秋菊图



秋雨



人物



人物



山茶花



陕北高秋



陕北高秋图



陕北秋色



少年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微信后台|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