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中华艺坛网 网站首页 艺术欣赏 文学 查看内容

来稿 | 秀才人情纸半张——关于赠书

2019-3-4 09:34|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83| 评论: 0

摘要: 秀才人情纸半张,在这里除了原文意思外,还有就是我喜欢赠书,不论朋友远别、生日,还是成人之美,我都会选择以书相赠,因为书是,最不会过时,也不会被轻易丢弃。俗语:书非借而不能读,我是完全的否认这个观点。只 ...

秀才人情纸半张,在这里除了原文意思外,还有就是我喜欢赠书,不论朋友远别、生日,还是成人之美,我都会选择以书相赠,因为书是,最不会过时,也不会被轻易丢弃。俗语:书非借而不能读,我是完全的否认这个观点。只要是我认可的书,非常喜欢的书,我肯定想办法要买下,如果买不到,退而求其次拍照或者拥有电子版。去借的书,内容肯定具有吸引力,被借出的书,也肯定视之如掌上明珠,答应借出,虽说是短暂分别,那也是割爱。若是识趣之人倒好,一样的爱书读书,并能爱惜有加,准时还书。怕只怕,遇见无趣之人,看书随意涂鸦,折叠勾画,汗渍斑斑,食物碎屑,等你收到还书,已是面目全非,喜悦之余外加心痛,聊以安慰的是书尚且能回。有时怕是,书一借出来,就杳无音讯,也不便去催要,只好另寻它处觅得。大学毕业前夕,某君和我说,班里有同学大一借的书,到毕业也还没还,我不禁莞尔。

借书还书,钱钟书在《围城》中有过这样描述:“男人肯买糖、衣料、化妆品送女人,而对于书只肯借给她,女人也不要他送。这是什么道理?借了要还的,一借一还,一本书可以做两次接触的借口,而且不着痕迹。这是男女恋爱必然的结果,一借书,问题就大了。”可很多人不懂得此番道理,比如我那大学同学,大一借的书,毕业了还不准备还,就更不用说恋爱了。读大学时,带过几本最喜欢的书在身边,也在热恋期把最喜欢的书,送予女友,情深缘浅,成为过往,只是那本书遍寻书店、网站许久,也不曾找到那个版本,是高一学校门口旧书摊买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工作后,最初几年居无定所,在南图往返借书还书,到后来有了容身之室,以买书看书为主。其实除了这些,还有就是散书,有把自己看过的书挂在孔网,也有把书送人。

如某同学多年在一起工作,突然考研北上,临行日近,吃饭唱歌,通宵达旦,最后走时,送同学《蒙田随笔》,留作纪念。某同学说要改行,从事医疗行业,我也同样在书架上找到,与他行业相关的书,加以赠送。某年春节亲戚家拜年,表妹书桌上一本关于李清照的书,拿起翻来,看到扉页上的文字,还是我赠送表妹的生日礼物,我竟然不记得是哪年的事情?看来赠书是延续多年的传统,印象中同学、朋友生日,是我赠书最多的时候。精品店里的毛绒娃娃、玩偶、水晶制品等,我总觉得这些不够实用,根据自己的判断,同学的喜好,猜测他或她,可能喜欢的书籍,在当天赠送。如记得赠送《红字》、《生命不能承受之轻》等等。记得前些日子,在群里有诗友生日,有的写诗祝寿,有的发红包庆贺,我不会写,又不愿那么世俗,我说地址留下,赠送一本书吧!喜欢与否不论,至少在往后的日子,偶然翻到这本书,还会记得,有那么一个人留赠过这么一本书。世事繁忙,熙熙攘攘,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事情,要去打理要去经营,我曾在群里说,每个人的生日都说一声,我都会有礼物相赠,当然礼物只会是书。细数看来,此种情形在几个群里,没超过三人,都沉寂了,还是红包最实在,也许是不愿张扬,免得欠人情分的缘故吧。

君子之交淡如水,对于赠书,我认为是很雅的一种绅士之交,某人有助于我,我会赠书,某君与我志趣相同,我也会赠书,某卿虽是萍水相逢寥寥数语,得知对方喜欢某书,我也会忍痛割爱,把书相赠。记得之前在文字中说过,我喜欢赠书而且喜欢赠送我读过的书,有的是盖有印章的,有的是全新的,我自己的书上,都有我附庸风雅,学袁大才子枚,请人刻的印章:钱塘苏小是乡亲。赠书是把读书后的喜悦收获,以期传递给爱书的人。记得在某文中看到诗句:典到诗书事可知,又从架上检元诗。先人手泽飘零去,世族生涯落魄魂悲。此去鸡林求易得,他年邺架借应痴。明知此后无相见,珍重寒闺伴我时。当时读到,就被深深打动,尤其为最后两句,辛苦淘来的书,不知以后子女是否喜欢守得住,也不知能伴我多久,在尽力读时,也懂得书的取舍,遇见比我更爱书,更珍惜书的人,也会潇洒相赠。“明知此后无相见,珍重寒闺伴我时”,我不会赠送,我没读过的书,珍惜相伴的过程,用心去读,才不枉与书相遇一场。

我喜欢赠书,却不喜欢接受赠书。主要是由于,我偏爱古典文学,又不喜散文鸡汤青春小说,对出版社对版本要求比较高,固定的几家而已,每次买书都是要精挑细选才行,买房买车,都没这么细致过。被人赠书,很难适合我的喜好,因为我没买的书,要么是因为我没找到,要么是因为价格不菲,我望而却步。这心态有些吃不到葡萄的狐狸,毕竟大多数情况是我在赠书,而被赠予是寥寥无几,充满期待的同时,也会有所顾虑,与不喜欢的书相伴,大概与不喜欢的人,共处一室,一样的感觉吧。与朋友日常聊天,我会注意朋友的文学爱好,阅读习惯,先是自家书架上查找,有没有合适的书,再就遍寻网络了,直到认为,选的书,十有八九会被朋友喜欢,这才放心。之前喜欢,在朋友圈中晒看过的书,在群里分享读过的书,有人留言要借阅,我则会直接赠送。因为借书还书,见面是个难事,需要都有空,然后还书又无法约定日期,时间久了也会忘记,干脆直接赠送,说的煽情点,与其牵肠挂肚,不如一刀两断,就少了许多萦绕。

最近看到某公众号征文赠书活动,也写了数行文字,期待着被选用,选用后又期待着赠送的书。印象中,被中国诗词大会还有孔网,各赠送一本书,不过我都还不曾读过,一则可能书的内容与我读过的相差无几,还有就是暂时不是我的菜排序后面再读。当然还有同学赠送的书,如在我读大学前,赠送的几本书,这些年东奔西走,也一直带在身边。如某年造访同学家,首先来到书房看同学的藏书,同学拿出珍藏的书示我,然后说这本书送你吧。我哈哈大笑,真是默契啊,我家里也有。怪不得可以相处这么多年,原来喜好都是如此相似。都认为某本书是好书,而且难能可贵的是,同学要赠送予我,甚是感动。

翻开购买书籍清单本,对赠送出去的、获赠的书,会留意的做个记号。想起著名藏书家黄丕烈的故事,精诚所至,而获得宋刻本《唐女郎鱼玄机诗》,是书之幸甚,也是当今如我之人的幸甚。最不愿看到的情形是,知己不逢归俗子,愿每本书都有最好归宿。

 

 

2019112

芸窗闲吟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微信后台|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