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河清:艾未未缺乏美术基础,作品大多山寨货

2019-2-24 18:06|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151| 评论: 0|原作者: 河清

摘要: (导读:河清:艾未未没有经过正规的美术学院的训练,他本来玩的不是艺术,所以他是完全没有任何艺术才气的一个人。)河清:艾未未缺乏美术基础作品大多山寨货河清:据我所知,好像艾未未没有经过正规的美术学院的训 ...

(导读:河清:艾未未没有经过正规的美术学院的训练,他本来玩的不是艺术,所以他是完全没有任何艺术才气的一个人。)


河清:

艾未未缺乏美术基础

作品大多山寨货


河清:据我所知,好像艾未未没有经过正规的美术学院的训练,这个也不奇怪,因为很多西方捧红的当代艺术家他都没有经过美术学院的训练,包括一个法国的艺术家让•必亚•芬诺,以前是种花的花匠,然后这个老兄就把花盆拿来做艺术品,到处展览他的花瓶,然后花瓶就变成艺术品。所以艾未未这样的人,变成一个所谓的艺术家或者当代艺术家,完全是在西方的一种所谓当代艺术的逻辑下,他才可能成为被人叫做艺术家,他本来玩的不是艺术,所以他是完全没有任何艺术才气的一个人。


河清:他是完全没有任何艺术才气的一个人,他所能干的就是偷别人的东西,应该说他那种偷窃还不是小偷,是大盗,他不是小偷小摸,是明目张胆地一种,所谓完全把别人的东西拿来。


杜景烈:您是内行,我听人说过,但是那些人都不是搞艺术史研究的,您这方面真的有真凭实据吗?


河清:这个不用我说了,著名作家王朔前些时候他曾经专门写过一篇文章,就讲艾未未是一个凭借他自己的这种暴力,他的无赖。“无赖”是王朔专门写的一个词眼,这种“无赖”就是强行把西安一个不太知名的小艺术家的想法,把它拿来作为他的所谓的作品,艺术品。比如一个叫岳路平的西安艺术家他曾经搞过一个用飞机装三个人到一个地方参加一个展览,那么艾未未就把它拿来变成一千零一个人,然后“一千零一个”这个概念也是岳路平创造出来的。因为他是为了搞一个9•11的事情,在“9•11事件”发生第一千零一个天那个晚上他做了一个活动。“一千零一”这个概念也是岳路平的,结果被艾未未拿来,我花了瑞士那个画廊三千万人民币,请了一千零一个中国人去,然后变成他的作品,这个题目叫《童话》。这个作品是行为艺术,这个行为艺术的题目叫《童话》,连这个《童话》的概念也是从岳路平那拿过来的。那这就是无赖了,人家的东西完全拿过来然后说成是我的作品。艾未未实际上干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我有个朋友,杭州人,是在德国柏林艺术大学做艺术史研究的,他就抖出了抓住了艾未未一系列剽窃的作品,把人家一个作品几乎是不加改变,就自己做成跟人家一样,然后说成是他的作品。


(上图是艾未未2007年的作品,下图是俄国著名建筑师Vladimir Tatlin 1920年未建成建筑“第三国际纪念塔”的模型。艾未未毫不避讳他是引用Tatlin的模型。)


艾未未作品涉嫌抄袭?


主持人:我们现在是有图有真相。我们现在一块来分享这样几张图。


河清:这个是来自朱苓博士的。


主持人:河清老师来给大家讲一下,这些图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第一张图。


河清:所有的图都是下边是原作,上边是艾未未的。下边这张原作是塔特林在20年代做的一个有点像巴别塔,因为西方有个巴别塔,通天塔。


杜景烈:哦,这个我这个外行知道,因为我对苏俄史比较感兴趣,塔特林的斜体塔是在艺术史上是很有名的。


河清:对,很有名。


杜景烈:要说上边图里喷泉当中的真的是艾未未的作品,我觉得这人,假如说真的,我不了解啊,要是真的是的话,可以用上咱们那个词:贼胆包天。那个东西是小学生或者说是中学生,你只要关注点艺术史的都知道。


主持人:你怎么敢偷个这么著名的。


杜景烈:就好像“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艾未未说这是我写的,就相当于艾未未的父亲艾青老人家说:“这是我写的”。我觉得要做比较的话,可以这么做比较。我是个外行,我知道塔特林那个塔是很有名的。在20年代,当时的苏俄,苏俄艺术不是比较繁盛的嘛当时,所以有这种代表性的作品。艾未未他老人家,过了这80多年,是不是以为大家都忘了那个东西了。


河清:实际上,我在《艺术的阴谋》这本书里也曾经讲到过这件事,当代中国所谓的当代艺术家,他们是完全没有创造性,完全是模仿西方,小偷小摸,我例数了很多这样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从人家那里拿东西的,但是没有像艾未未那么明目张胆的,完全是太明显了,去拿别人东西,那我真是看了很震惊。人家都是稍有改变,小偷小摸,稍微改头换面一下,而这位老兄是不该头换面的,人家是什么样拿来就是什么样。


主持人:就跟美术学的素描一样,我一摸一样给它描下来就是了。


杜景烈:就是说咱现在那什么叫剪刀加浆糊,他连剪刀浆糊都懒得用了。他直接就是从网上档下来,换上他名字。


河清:对,差不多是这样,差不多是这样。


主持人:咱们再具体看看这个第一张图,他这张图是放在哪的,他这个作品是放在什么地方的?


河清: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因为这是朱苓,就是柏林艺术大学搞艺术史的,她揭露出来了,不仅有这张,还有另外的五件作品。


(上图是艾未未的作品《一吨茶》(ton of tea),中图是博伊斯成立的党派“德国学生党”(这个党今天还存在!)接班人Johannes Stüttgen和同僚用100公斤蜂蜜做的纪念物(不是艺术品/商品!),用来纪念博伊斯和博伊斯的精神导师,欧洲“人智学”的创始人Rudolf Steiner。2007年卡塞尔文献展的时候他们把蜂蜜块拉到卡塞尔,向路人宣传博伊斯关于“直接民主”的理念,下图是美国艺术家Richard Serra 60年代的作品《一吨支撑物》(ton of prop) (注意作品标题的类似))


主持人:好的,咱们再来看看这第二件作品,艾未未是怎么剽窃的,这张图是怎么回事?


河清:这个中间是德国的所谓“现代艺术和当代艺术的教父”博伊斯,他曾经把蜂蜜作为能量的一些诡辩的东西,概念艺术,他的弟子根据博伊斯的东西做了一吨(备注:视频画面标注是100公斤)正方立体的玩意儿。另外一个美国的所谓雕塑家也搞了一个立方体的玩意儿,然后艾未未也搞了一个立方体,这种只不过是把蜂蜜换成了茶叶,“1吨茶”(备注:视频画面标注是“1顿茶”),但是人家玩这个所谓的概念艺术,他有一定的说法,诡辩也诡辩,什么蜂蜜是能量啊,有一些说法的,我不知道艾未未。


主持人:这一吨茶,他有什么样的说道呢?


河清:对,我估计他也不会有什么说法,只是我就玩了跟你们西方一样的所谓的概念艺术,或极简艺术,我也跟你们一样,所以他这样的东西也能到西方去展览,也能去获得西方人的那种所谓的,因为就觉得“哎,有一个中国人也玩跟我们一样的”。


主持人:这是我们那路子,对吧,有点我们那味道,这就喜欢。


河清:对,走我们的路子。


(上边是艾未未在2007卡塞尔文献展上的作品,下边是意大利60年代著名艺术流派“arte povera”(贫穷艺术)代表人物Michelangelo Pistoletto于1978年做的作品。注意Pistoletto用的是欧洲古典式的镜框,艾用的是中国古典式的门框,纯属巧合?)


主持人:咱们再来看看第三张图,这个


河清:这件作品,说到底就是把中国的一些老民居,老的民居的门窗给卸下来,买下来,因为他有钱哪,买下来然后在卡塞尔文献展做了这么一个装置,很不巧,这个装置结果被风刮倒了,这个我们所看到的还是没刮倒的时候,其实当时刮倒的时候是一片乱七八糟,就是非常……


主持人:就是一堆破门框。


河清:对,一堆破门框,但是他这样的所谓的想法也是根据右边的那个,也是跟人家那边也是抄来的。


杜景烈:就是破门框他也是抄来的。


主持人:破门框你也抄,咳。


河清:糟蹋我们,其实我们的门框从小的看是很精美的,但是装置这么一个玩意就是,


主持人:堆到一起。


河清:很单薄,跟人家……


主持人:你比如说,要是单纯研究一点什么木雕啊,这种艺术可能是很有中国信息的,对吧,你把他堆到一起,这有个什么意思呢,


河清:因为现在西方就是有一种极简主义,就是Minimalism,极少主义,极简主义,就是把所谓的客观的物象把它归置到最简洁、最单纯、最纯粹的,所以才有立方体,矩形,或者这样那样


主持人:什么形状都没有哈


河清:认为艺术到最后就归置到一种差不多是最本质的玩意,但是恰恰是到最本质的时候,变成抽象的一些形状的时候,说实在的,人家,应该说它没有能说明给人一种视觉上的一种享受,


主持人:也不传递什么信息。


河清:很冷漠,特别给人感觉很冷漠的东西。那么,艾未未纯粹是在模仿人家的那种所谓极简主义、极少主义,或者说概念艺术,干得这样,包括这个


(上边是艾未未的“茶房”,下边是德国著名雕塑家Wolfgang Laib的米房,Laib先生用自然材料搭房子搭了几十年了,米是他最喜欢的材料之一,估计这也是艾未未不敢用米的原因吧——怕“撞车”撞得太明显了。另外请注意艾未未也和Laib一样把茶叶铺在房子的周围,纯属巧合?)


主持人:包括这个《茶房》


河清:也一样。


主持人:他也是从一个《米房》这边模仿过来的,


河清:是,是,完全形状都一样。形状都一样,对,没有什么可说的。


(上边是艾的作品,下边是美国极简主义艺术家Sol LeWitt1991年的作品。)


主持人:好,咱们看看下一张图,这个也是一个极简主义作品。


河清:对,极简主义作品,


主持人:就是一个棱,12条棱,


河清:立方体的方框,十二条方框,方框框,唉,没什么可说的。


(上边是艾的作品,下边是美国著名艺术家Robert Rauschenberg 1998年的作品。)


主持人:这是最后一张,那个自行车了


河清:劳申伯格是美国那个波普艺术,Pop Arts,一般我们国内叫做“波普”。


杜景烈:“波普”是不是就是那些把可乐罐子堆成一堆的那种?


河清:对,现成品,日常用品,把那么一放,把那么一装置,然后说这是艺术品。所以,人家的自行车玩过了,他也是把自行车堆起来,这个我觉得太无聊。


(这个例子是从Art-Ba-Ba社区上来的,上边是艾未未的作品,下边是美国艺术家Robert Therrien 1993年的作品。)


主持人:咱们这杯子往这一放就是艺术品


杜景烈:多搁上点茶叶往那一堆。


河清:对,但是这个里面就涉及到一个话语权的问题,比方说,我们说,我们杂技,说这是一个身体艺术,我们向全世界推广杂技,它确实是身体艺术,但是我们话语权,我们也没这个自信说这是身体艺术,但是西方人,尤其是美国人认为,我们把现成品这么一堆,说这是艺术,你们原先法国搞的雕塑啊,绘画啊,你们这个艺术已经过时了,美术已经过时了。绘画已经死亡了,我们当代了,当代艺术玩什么,就是玩现成品,那这个玩意是,那美国人肯定要胜过法国人,法国人要搞雕塑,搞美术,肯定要胜过美国人,美国人今天说你那个已经过时了,消亡了,所以他把艺术的话语权给抢过来了,所以今天的世界,西方所谓的艺术中心已经不再是巴黎了,现在西方的艺术的中心在纽约。


(左边是艾的作品,2007年在索斯比纽约以49000美元拍出。右边是博伊斯1970年的作品。)


(上边是艾2007年的作品,下边是英国地景艺术代表人Richard Long 1988年的作品。)


作者:河清

原题:《艾未未作品涉嫌抄袭?》

(部分图文介绍来源于朱苓博士文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微信后台|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