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人类的思想》(2019·40)

2019-2-11 18:33|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18| 评论: 0

摘要: 《人类的思想》第四十期目录一、非马:《科学与艺术》二、李大兴:《岁末感旧口占二绝》(来源:诗意与记忆)三、红树林(徐红林):《芦花是群正常的孩子(组诗)》(来源:陕西诗人)四、杨宇平:《微诗八首》(来 ...

《人类的思想》第四十期目录

一、非马:《科学与艺术》

二、李大兴:《岁末感旧口占二绝》(来源:诗意与记忆)

三、红树林(徐红林):《芦花是群正常的孩子(组诗)》(来源:陕西诗人)

四、杨宇平:《微诗八首》(来源:诗雨情原创文学)

五、肩重李建忠:《春晓》(来源:满庭芳艺术联盟


一、非马:《科学与艺术》

 

由于业余写诗,常有亲友笑我不务正业。而在我工作的科研单位,我发现一般科技工作者,尤其是来自台湾的同事们,往往自摒于艺术大门之外,不屑或不敢去接触文学艺术,不肯让文学艺术滋润丰富他们的精神生活。我常为此感到困惑。

日前碰巧在报上读到一篇有关这方面的报导,算是为我提供了一点答案。  

曾得一九八三年诺贝尔物理奖的芝加哥大学印度裔教授成都拉(Subrahmanyan Chandrasekhar,

昵称Chandra),是本世纪天文学权威之一。他早年对星球死亡的研究导致了宇宙黑洞的发现。现年八十的他仍每天准时八点半到达办公室,然后关起门来,整个上午用一支老式的钢笔工整地写下一页又一页的文章。只是,他现在写的不是有长串方程式的天文学论文,而是分析艺术创作与科学发现的学术著作。

引起他对艺术与科学关系的探讨发生兴趣的,是下面这个问题:为什么像贝多芬、莎士比亚这一类艺术家在晚年似乎都心境平和,而科学家如牛顿、爱因斯坦在年轻时建立了良好的事业,却用余生去苦苦寻求答案?

成都拉教授说,表面上看起来,在科学家的自律与艺术家的感情之间似乎有光年的距离,但他越来越相信,使一个人把颜料涂在画布上同使另一个人透过显微镜去观察的,是同样的人类创造本能。

一般人都把科学家当成按部就班的研究者,小心翼翼地根据逻辑从一步走向下一步。但许多科学家在回顾他们的重大发现时,却都觉得经历了一种突发的创造力,几乎是像诗人或画家所常有的那种神秘而不合理性的洞察力。伟大的科学家常把自己当成同艺术家一样,是美的朝圣者。物理学家也如画家与建筑师对比例与优雅有天生的吸引力。但许多科学家的结局似乎指出了科学创造力的基本差异。在发现的瞬间,科学家往往为了自己能窥见大自然的奥秘而有一种超凡的感觉。在下意识里,他开始把自己当成大自然的主宰,而不是大自然的学徒。可能就是因为这种感觉,导致了许多科学家在晚年停滞不前。

英国科学家兼小说家斯诺(C.P.Snow)多年前曾对所谓「两种文化」的问题大加谴责。他说达文西是一个伟大的画家、发明家及科学家。但现代的科学家及艺术家们却躲在不同的知识小世界里,各自为政互不相涉。

 成都拉教授认为斯诺的论调对文学艺术家来说也许并不正确;他们当中仍有不少人感到有向外发展并广泛吸收各种知识的需要。艺术家们因此常能在晚年达到一种成熟的宁谧,能够继续不断地创作出新的艺术并欣赏他们同侪的贡献。莎士比亚的最后剧本证明他晚年创作力并未减退。而贝多芬在临终时仍孜孜研读韩德尔的全集。

相反地,现代的科学家们却大多把自己关在小小的实验室里,埋头于自己的研究工作。他们很少关心别的领域,有时甚至连自己的研究动机都不去加以考察。

因为这个缘故,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在发表相对论之后,直到他去世前漫长的四十年间,不曾对物理再作出重大的贡献。从他的传记里,我们可看到晚年的他一天到晚坐在那里,不搞任何实质的物理,只搬弄著他的数学方程式,徒然地寻求著一个新的、涵盖更广的物理定律。

成都拉教授说他常问自己,为什么科学家们不能像艺术家一样在他们的晚年展露出一种安详雍和的神情?他说,你能想像贝多芬或莎士比亚在他们临终时不快乐吗?

附带一提:作为诗人,我也常警问自己,写了大半辈子的诗,如果无法使自己的心灵恬淡安舒,甚或终日栖栖遑遑,像那些为名利而奔逐钻营的人一样,我是否有脸称自己为诗人?


发表于《联合副刊》1991.3.19


作者简介:非马(美国):美国华裔诗人,本名马为义,英文名 William Marr,生在台湾,在广东乡下度过童年。在美国获得核能工程博士,从事能源开发研究。出版有23本中英文诗集, 3本散文集及多种翻译诗文集。主编《朦胧诗选》丶《顾城诗集》丶《台湾现代诗四十家》及《台湾现代诗选》等。他的诗被收入上百种选集及台湾丶中国丶英国及德国等地的教科书并被翻译成十多种语言。现任清风诗学社荣誉总社长。曾任美国伊利诺州诗人协会会长。近年并从事绘画及雕塑等艺术创作,在美国及中国举办过多次艺术个展与合展。现居美国芝加哥。

 

二、李大兴:《岁末感旧口占二绝》(来源:诗意与记忆)

 

在美国是不过中国旧历年的,自然也就没有多少过年的气氛。虽然昨天和明天有饭局,除夕夜却是一个平常的星期一。我独自在地下室听音乐,这两首七绝很自然地流了出来。不加修改地记录在这里,也算是为这个宁静的夜晚留下一点痕迹。



(一)


冬夜聆琴无所思

子期流水寸心知

卅年几纸荒唐忆

谁话巴山夜雨时


(二)


雪晴风起鲙鱼思

梦里旧园寻旧知

王谢门前人事杳

雁南飞处近春时


2019年2月5日14.13


作者简介:李大兴,近年发表散文百余篇,在《经济观察报》“观察家”开设专栏。著有《在生命这袭华袍背后》等散文集。


三、红树林(徐红林):《芦花是群正常的孩子(组诗)》(来源:陕西诗人)


向  晚

 

向晚,殷红夕阳下

忧伤轻描淡写,翻动一片芦苇

盈盈鸟鸣,如涌动的涟漪

把一望无际的芦花当成依偎

爱在山的宽脊梁,水的湿洼地打着旋儿

 

此刻的芦花,适合私奔

可有可无的风,薄如蝉翼

在不远处荷塘里

突然静止下来

一只蜻蜓,喊停了匆匆行走的时光

一片残荷,唱着情歌

 

溪流经过的湿地,那些薄凉的喜悦

融入满眼泪花的秋色

 

秋在向晚的光芒里,跌跌撞撞

逆光而行,你的来路满是芦花

飞花的娇羞让我年轻

当夕阳沉下山去,蛙声是远山起伏的呼吸

 

 听  风

 

靠近你的晴空万里

悄悄打开秋高气爽的平静

鸟鸣涂抹的野花,黄里透红

看见你,湖水是一方清亮的明镜

 

一片落叶被忽略

风的呼喊动荡了我的灵魂

有打工者的苦,有暴风雨的老腔

 

轻轻的舔开那层心跳的窗纸

大山里的小村,是一首难以抒情的诗

脚印压着脚印,释放着祖辈的叹息

素净的童谣,就像心里烧不红的炕火

 一夜之间,芦花像流离失所的谎言

抬高了山坡,也抬高了风声

 

也许有蜂蝶从远方飞来

有少女细腰的优雅

不动声色的夕阳

从不同角度切割冷暖

除了绝望的灿烂,还有留守的老人和孩子

 

诉  说

 

错过了爱情

枝头的白絮,是满目的泪花

 

夕阳下,芦花飞逝的意象

被秋风荡涤得一尘不染

这个季节,我曾

以为用力微笑,你就可以转身

以为不去想,冬天就可以被芦花深度覆盖

那知道,蒙羞

是任何一个时代都可能发生的事情

 

然而,删除所有往事

心仍莫名的疼痛

我知道,芦花是群正常的孩子

一样渴望高铁、飞机,鲜花和欢笑

 

胸膛的炉火,拾不起那朵火烧云

只想沿一路萧瑟的记忆,默默前行

不为踩碎你的足音,只为弯腰

默默地赎罪或诉说

 

一些虚妄的思念

在芦苇一望无际的枝头上荒芜

而你的音容,却

在我饥渴的土地上疯长

飘飞的芦花,是爹娘心头延续的炊烟


 2019.1.3


作者简介:徐红林,男,供职于陕西渭南广播电视台。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渭南市作协副主席。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诗神》《萌芽》《东海》《延河》《北京文学》《上海文学》等30余家省以上报刊。先后入选国内外60多种选集。著有诗集《清水河 稠水河》《沪上寻梦》其中部分作品被翻译成多种语言介绍到海外。作品曾多次获全国奖。




四、杨宇平:《微诗八首》(来源:诗雨情原创文学)



抢票


帮忙抢个票    

手机弹出一条信息

点开程序    加速助力

思归的心在极速飞


思念


思念   积了一年

铺了厚厚的一层

轻轻一拂

抖落了万语千言


春节放假


一天的时间在回归路上   

一天的时间在返城的途中

烟花易冷    时间太短

亲情难舍    老屋又空


儿子来电


一枝嫩芽滴水

一片老叶落泪

一根藤蔓相连

一根心线相牵


老娘生日


儿子媳妇初八上班

孙子孙女跟随回府

老爸家里打来长途

老娘生日定在初六


故乡


故乡,  

是植入心头的种子,

思念年年发芽,天天成长 。


生活


生活,

是一把举在头顶的锤子,

我是一颗铁钉,

愈来愈紧,越来越深。


年味


亥岁临近脚步匆匆

雪景又现梅花又红 

河堤老柳春心萌动

近乡情怯年味浓融


作者简介:杨宇平,江西省抚州市临川人,抚州市文艺学会会员,临川文联常务理事。闲暇以码字为乐,有作品散见报刊和各大微信平台。



五、肩重(李建忠):《春晓》(来源:满庭芳艺术联盟



风儿带着温柔

河流悄悄解封

碧水荡漾着情波

此时

桃花还藏在山后

梨花正在路上

害羞的春姑娘

就像千娇百媚

的少女

一株株嫩草尖上

粘满了晶莹的露珠

闪闪的  靓丽通透

恰似恋人们的眼睛

露出笑脸

打靓着

一个个新朋友

借着拂晓的东风

乘着明媚的娇阳

在河岸边

旷野上 山沟间 亭榭边

……

醉影芳步

舞动成初春的芬芳



缕缕飘动的白云

丝丝游览的春风

忘记了寒冬的烦郁

滴沥  滴沥

滴沥成诗的意境

流淌成生命动人的交响

歌唱着春晓悠长甜美的恋曲

春姑娘从冬梦中醒来

笑着 舞着 跳动着醉人的舞步

唱着春晓的甜歌

看猪儿快乐地撒娇

看百花灿烂的争芳

        2019.02.07.01:21


作者简介:笔名.肩重,原名.李建忠。山西省,高平市人,山西省攝影家协会会员,太行山攝影家联谊会会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微信后台|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