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画“过时”却使人沉思的作品 ——柯尔内留·巴巴的艺术启示 ...

2019-1-9 17:40|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86| 评论: 0|来自: 中国文化报

摘要: 棋手(油画)1948年 柯尔内留·巴巴罗马尼亚国家艺术博物馆藏一家人(油画)1965年 柯尔内留·巴巴罗马尼亚克卢日·纳波卡美术馆藏本报记者李亦奕综观20世纪西方绘画史,各种时髦的“主义”层出不穷,各种风格流派大 ...

棋手(油画) 1948年 柯尔内留·巴巴

罗马尼亚国家艺术博物馆藏

一家人(油画) 1965年 柯尔内留·巴巴

罗马尼亚克卢日·纳波卡美术馆藏

本报记者 李亦奕

综观20世纪西方绘画史,各种时髦的“主义层出不穷,各种风格流派大行其道,而柯尔内留·巴巴作为一名传统油画艺术的捍卫者,却在西方画坛独树一帜。这位20世纪罗马尼亚最具影响力的画家,在写实的基础上注重概括和提炼,画面效果深重浑厚,大气磅礴,又不失深刻的象征寓意和文化旨归,给观者一种视觉的震撼和心灵的触动。

目前,这位20世纪东欧最杰出油画大师的最大规模个展正在浙江杭州全山石艺术中心展出,并将陆续在南昌、宁波、上海、邯郸巡展。60余幅展出作品分别从罗马尼亚17家博物馆以及私人藏家征集而来,是巴巴各个时期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其中就有曾经让中国画家为之赞叹的《炼钢工人》《农民》《棋手》《西班牙女郎》等。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巴巴的油画艺术就被介绍到中国,其现实主义风格中带有表现或象征意味的作品成为许多中国油画家参考、借鉴、学习的对象,甚至在有些画家的作品或阶段性的风格形成中就有明显的巴巴油画风格的印迹。此次展览的主要筹备和策划者、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全山石在上世纪70年代就曾临摹过巴巴的作品《田间休息》。“第一次看到巴巴的画作非常震撼,他对艺术的理解、对油画本体语言的理解都是独特的,其题材并不是很大的场景或可歌可泣的事件,大都是普通工人农民或知识分子的生活状态,但这些画面使我们感受到他对那些群体深刻的爱、悲悯和同情。全山石说,究其原因,是巴巴的作品中具有一种油画的品格和油画本体语言的价值,而这恰恰是当前中国油画界所缺乏的,此次全山石艺术中心引进巴巴作品展的初衷,就是为了引起美术界对于绘画语言原理的重视,让艺术家认识到绘画创作不仅是表现题材,而且在于绘画语言中所包含和传达的意味。

柯尔内留·巴巴1906年出生于罗马尼亚,父亲是位优秀画家,源自家庭的优异基因和有意识的引导使他自小便走上艺术之路。从展厅中展陈的巴巴早期作品(1948年前)中可以发现,巴巴这一时期的画作无论是色调搭配还是在光线把握方面,都显示出深厚的油画技巧功底,并且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即画面中人物的眼睛大都是模糊的,但塑造出的人物形象却更加个性彰显,令人难忘,比如第一次官方亮相的《棋手》,该幅作品不论从选材、构图、色彩还是人物表情刻画均入木三分。全山石介绍:“从油画语言来看,概括有神,油画语言线索非常清晰,是一件非常优秀的肖像画或风俗画,但这幅画被当时官方认为是典型的形式主义作品,甚至牵连到巴巴其他的画作。

尽管如此,巴巴不愿随波逐流,坚持画自己认为对的东西。上世纪50年代初,政治空气略微宽松,巴巴的作品得以在国内外展出,因此他也有机会到国外去游学、访问。他首先到了久盼的文艺复兴发源地之一意大利,在博物馆中见到了自己崇敬的埃尔·格莱柯、伦勃朗和戈雅的作品。他发现,自己所崇尚的油画语言与这些大师的画作是如此的相近。他以自己的油画语言刻画了《威尼斯》《阿西西风景》等。上世纪70年代,他又专程去了西班牙,到过委拉斯贵支和戈雅的故乡,颇受感动和启发。“西方之行后,巴巴在油画形式上曾尝试过平面性,变形的现代主义表现手法,但他十分清醒地知道艺术本体是反映作者本人的思想情感,所以很快又回到传统的道路上来。全山石认为,巴巴的画不仅保留了法国古典主义、西班牙和荷兰巴洛克风格、现实主义以及北方表现主义不变的价值观,而且还有罗马尼亚现代主义的影子。并且不同于他所崇敬的伦勃朗、戈雅等艺术家,有着自己独特的艺术理念。这从此次展出的多幅经典自画像中便可见一斑。这些不同阶段的自画像表达了他不同时期的精神面貌,有孤愤、有得意、有为难、有不屈、有自傲、有不满……仔细去看这些让人印象深刻的肖像画,会发现笔触极为简练,一笔下去就将情绪勾现出来。

上世纪70年代末,罗马尼亚发生了大地震,无数百姓无家可归;接着是东欧国家的政治动荡,苏联的瓦解、政府垮台。这些事件对巴巴的影响非常大,并加剧了他的不安和恐慌。他描绘混乱的人群,惊慌失措,戏剧化了的人类命运体现在那些无辜人的身上,这一时期,巴巴在艺术上开始从现实主义转向表现主义。白头巾、惊恐的人、拉长的脸等都是画面中常出现的形象,且带有象征意味,给作品涂上了一抹阴冷神秘的色彩。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金一德评价:“巴巴是一个很有个性、很有主见、很有激情的古典现实主义画家。后期的《恐惧》《疯子王》《自画像》等作品,画面更简洁、更强烈,笔法更粗犷,色彩更浓郁,充分体现出油画的色感、触感,有一种舞台上用光的戏剧效果。他还善于采用意象象征方式,根据画面的形象营造气氛,形成个人独特的面貌。

如何将油画这种舶来品理解、消化并变成自己的绘画语言?全山石认为,巴巴的油画艺术创作之路可以成为我们思考当代中国油画发展的有力参照。他在艺术的道路上始终秉持民族情怀,坚守着现实主义艺术绘画风格,注重画家情感的个性,表达和强调形式美感的完美诠释,在现实主义与民族性之间努力追求着统一。正如巴巴自己所言:我喜欢把自己当成伟大绘画艺术的最后一个捍卫者,我认为在现今这个时代能够画出一幅过时却可以使看画的人陷入沉思的作品是一种美德……他一直是这样想,也是这样做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微信后台|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