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中华艺坛网 网站首页 艺术欣赏 文学 查看内容

朱军【汉上泛舟】赠书琐记

2019-1-8 19:11|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28| 评论: 0|原作者: 朱军

摘要: 大概从二零零九年开始,你在写作出版文学作品的同时,开始了向学校和村落赠书。那时候,你没有什么预设,也不图声誉,只是怀着一种爱意和对于边远地带人们的精神牵记。没有想到这一路走来,还有了不少的感慨,于是点 ...

大概从二零零九年开始,你在写作出版文学作品的同时,开始了向学校和村落赠书。那时候,你没有什么预设,也不图声誉,只是怀着一种爱意和对于边远地带人们的精神牵记。没有想到这一路走来,还有了不少的感慨,于是点滴地记在这里,也算是一种了却。

二零零八年,汶川强烈地震猝然发生。那个叫做“5.12”地震的天灾,让无数的家庭毁于一瞬,让许多的孩子失去了父母,那些父亲和母亲,失去了孩子的更不在少处。随着灾后重建的推进,你和众多的人一样,关切着灾区的冷暖,除了捐一些零星的衣物,似乎也做不了别的。可是在心底里,你又是愿意做一点事情,以表达心意于万一。那么就到了二零零九年的五月,在地震一周年前后,携带着自己的写下来的一些书籍,远远地去了羌州的青木川。在当年魏福堂捐建并且受难的那所学校,你和校长一起出现在小学的孩子们面前,捐赠了自己的书。这本来没有什么,可是对面那些男女学生的眼睛却让你难忘。那是一些怎样的眼睛,含着清澈,带着祈愿和期盼,并含着一种对于些微帮助的深深感激;你当时说了什么,校长说了么,当地税局的局长说了什么,早就忘怀,可那些延伸,那些捧着书本的娇小身躯,还有那一种在春天里散开而又聚拢的校服,都久久地镌刻在你的记忆里。长长的日子之后,弯弯的山道过去,孩子们的身影、孩子们的眼神,还有学子们的清秀眉宇,都超越流年一般的日子而存留下来,让你牵记。按说这也没有什么,只不过一次赠书罢了,可是在一年之后,你到青木川去采风,却有了某种因果。那一次,你和税苑的文友们在采风之后到一家农家乐吃饭,当然是十分寻常的一餐饭,可是在吃饭的中途,那个农家乐的小女子(是店主的女儿吗?不清楚),忽然就说她看过你的书,还说出了《碧云香草》的书名;你一愣,她又说是去年捐给学校的,我弄了一本,还有诗呢!一想果然是的,就有些诧异。饭吃过了,你继而想到这一次寻常的捐赠图书,却在一年后有了一粒小小的种子,落在另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女子那里,这究竟是为何呢?当然你没有多问,只是想一想而已,过后继续行走,继续书写,也有了后面的赠书。如是,是不就有了有意无意的赠书之缘呢?可能是吧,也或许是一厢情愿,就随它去吧。

日子如流逝去,这后面的赠书活动也隔三差五,有了续接。那是在又一个春天,你携带着另一些书去了沔阳中学,面对着黑压压的学子有些激越,正要赠书,忽然间那些潮水般的学生扑了过来,若不是你迅速地躲开,将会被淹没甚至踩踏,即使如此还是有一个女生被压得呻吟起来,紧急处置后才有惊无险,这令人有些后怕。这当然不能责怪校方组织不力,而是一种难以预见的情形,抑或是体现了一种学子们求知的强烈愿望?那么此后,你对于学校和学子们的赠书,也就多了几分小心,并保持必要的距离,而那个三国故里的沔阳,你还是深深地记住了那个有些惊险的赠书场景,也并不责怪学子们扑面而来的无序。再以后,赠书给你出生的地方,也就是那个形如弹丸的湘水古镇。一次是给那里的中心小学。老表冯柏陵得到消息以为要卖给他们书,就叫穷说没有钱,当得知你的真实意图以后他便不好意思起来。这没有什么,你在一个冬天找人把书送过去,沿着弯弯的山路而去,也沿着有些遥远的路程送过去一份对于山乡学子的关切。之后得到老表(他在那个学校当工会主席)的感慨,说好极了,是对于山乡学生莫大的激励,你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是尽了一点本分,还是一种心愿的了却?都不好说,只是此事过去,也便不再挂怀。另一回是给湘水镇宴家坝村的图书室赠书,那是因为你无意中回到湘水,看到村上的图书室空空如也,便有了这个念头。正所谓念头一起心识摇曳,那么在一个温暖和煦的日子里,你带了自己写下的书去了,像之前给那里的爱心超市捐赠衣服,同样是不求回报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书是你写下来的,也同样是一种心愿,赠送了,虽说也得到时任村支书的小表嫂的欢喜,还夸赞了几句,你自己觉得不算什么,也就不再提起。

日子滑翔着,又到了一个冬天。在城固县崔家山镇的草坝村,你和税局的兄弟们含着对这个建设中的美丽乡村之夙愿,也带去了一些自己的书籍。在场的有税局文学协会的会员,还有山村的头头脑脑。记得那一回送去了诗集,当然村上的人们未必会看什么诗歌,可是面对着这个山村的孝道长廊和乡贤文化墙,面对起起伏伏的桃岭,还有一张张有些期盼的沧桑面孔,你也觉得即使他们不读什么书本也是走近了许多,在身影,也在心灵。之后不久的春天里,在城固县扶贫点古路坝,你又一次去了,带去了衣物和探望,也带去了一批积存的杂志,有文学的,有税事的,林林总总,似乎也没有被拒绝。那么,这些小小的举措,是心意,也未尝不是一颗小小的文化种子,什么时候会发芽呢,就不去管它罢;只愿天地长久,这里的山水会绿起来,山乡人的心房会渐渐地被神灯照亮……

日子缓缓向前,零零碎碎的赠书也在继续,有这样几次值得一记:

二零一五年五月,你去汉中市开发区中学,再一次面对了学子。那一天,阳光很好,春风掠面,可当你面对着学子们的时候,那一双双眼睛、一张张面庞,都令你受到一种青春的缭绕,一排桌子摆满了书,有散文集和诗集,还有小说集,形成了一种属于个人的文化特色;那一本《税海之旅》更期待着学子们走近税苑。校长发言,你也说话,可还是跟以往一样,说过了什么并不重要,要紧的是你在这个春日里把一粒粒种子撒近了这一片土壤,其实也是一种今生有约般的缘分。之后不久,伴着“滴水缘”义工队的身影,你又一次到了开发区南部的一所小学,拿着书本赠给学校的图书室,也给那些小学生一人一册书,不是也同样令人心仪?到了此刻,你才觉得以书籍而论,卖给市场固然是不错的选择,可赠给学子,特别是捐赠给小小年纪的学生,那样的土壤恐怕更有利于这些精神的种子入土发芽,相比之下,那些貌似风雅的官员,那些反应迟钝的成年人(甚至包括自己在内),不是更多的是形式大于内容的装点门面吗?那个秋天的周末,那个只有一百来个学生的小小学校,其氛围、其情景,都在赠书的瞬间镌刻了下来,成为一种记忆而存活在你的身心之中,那么这样的时日,就值得欣慰了!

二零一八年的六月初,你走进了城固县的唐广中学。这个从前有七百名学生的学校,而今由于城市化推进或者打工热浪的掀起,学校有些萎缩,学生减少到了三百人,而且生源不足,前景堪忧。尽管如此,你还是站在了赠书现场,和那些师生们身心相对了。此番你不再谈什么高蹈之言,而是说到了自己为什么赠书、赠什么样的书,还有就是对于这些薪火相传的学子们有着如何的心愿。从注射过来的目光看,从现场的气息看,你的心灵被点燃,学子们还有老师们的心空也被点亮,有了对接,也有了风过菜花黄的季节转换。紧接着,你去往城固县职业技术学校赠书。这个学校是注重实用技能培养的,对于文学,对于阅读,或许有些难以预料。可是当你面对更多的学子们的时候,你用鲁迅曾入中等专业学校学习、毛泽东曾入湖南第一师范学校读书的例子之后,师生们的眼光就有些不一样了。这些学习高铁专业和民航专业的学生,还有钻研修理乃至农科专业的学子,对于阅读,对于文学,也同样辄心向往。至于那些老师,更是目光热辣,有着一种从容和优雅。在此赠书多少不是主要的,而是一种现场的身心对接,还有薪火相传般的点亮。此番一日两次赠书,总量达到一千余本,不能说是冲动吧,恐怕是想让文化走的更远一点,让种子撒得更加深广。同时呢,也是祈愿在这地税局运行的最后时刻,给学子们带去一份心意,也给你曾经职守过的橘乡土地,送去一份真挚的情谊,那也说不定呢!

三个月之后,即二零一八年的九月十日,你到了古兴州略阳,也在一日内赠书两次,一次是在县职业技术中学,一次是在何家岩的初级中学,两次赠书集中在一起,并和师生们见面对话,那也不能不说是一种身心的对撞呢!那一天,四面是狭窄的青山俯瞰,似乎能听见潺潺的流水,接官亭灾后天津援建的职业中学不消说了,那些学子们比橘乡的海门更加纯朴急切,他们看着你,你看着他们,似乎更加便于对接,也更加有利于图书和文化的辐射与走近。就连那一天的雨丝,也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在何家岩初级中学,赠书的现场有些狭小,围桌而坐的学子们也有些单薄,但你一旦和他们对其话来,一旦把书籍赠送给他们,就觉得有一种托举的力量在悄然地发散。老师们发言,学生代表发言,他们和她们,无不觉得这一回的赠书是一次义举和爱心的播撒,那么阅读和行走,从此有了好心人的帮助,亦有了一种漫漫时日的跋涉。由此,你仿佛再现了对面蜘蛛山的传说,记起了煎茶岭往昔的三国传说;那么这些书籍,就算是一种续接和勾连,贯通往昔,亦眺望未来……

零星的赠书抑或捐书已经十多次,贯穿在了十个年头,而且今后的时日也可能还会发生,继续着一种身心的对接,还有种子的播撒。算起来这些年的赠书,总量已经有了六千余本,辐射到了若干个学校和村落,这与其说是书籍的行走,还不如说是你含着一颗文化的沁润之心,在不倦地穿行,还有身心的跋涉。

究其实,还或许是以因促果,用一种新的缘由,在播撒文化和文明种子的同时,给这个茫茫人海寻求另一种可能。对学子,对学校,乃至于对你自己,都或许是一种不停的身心洗涤,那也说不定呢!

还是不想那么多吧,只要带着善因去躬行,就应该有善果吧?但愿,但愿!

(朱 军 2019年1月5日写完于蜗居斋)


【作者简介】朱军,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原地税系统文学创作协会主席、汉中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散文集诗集小说集和长篇小说38种,其中有随笔集《玉树临风——品读何士光》面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微信后台|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 建阳套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