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美的呼唤(三)众里寻他千百度

2018-12-6 12:17|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38| 评论: 0

摘要: 从她头发里脖子间散发出来迷人的气息 (同期声)课堂上,我不敢浪费每一分钟,课外,不放过任何机会。乘车时,看到漂亮的售票员,在手心里勾画着写生,过了一站又一站。看到一幅摄影的外国裸女扑克牌,就用省下的 ...

从她头发里脖子间散发出来迷人的气息

 

      (同期声)课堂上,我不敢浪费每一分钟,课外,不放过任何机会。乘车时,看到漂亮的售票员,在手心里勾画着写生,过了一站又一站。看到一幅摄影的外国裸女扑克牌,就用省下的伙食费秘密地买下来,等同学们睡着了,打开床头灯,偷偷的反复地临摹。芭蕾舞《天鹅湖》来长春演出,我每场必到,把所有好看的舞姿都画了下来。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素描画了几百张,速写几千幅,可是我心中的美神却依然只是在梦里。是心不诚吗?曾“为伊消得人憔悴”;是功力不到吗?几千个“三更灯火五更鸡”,是天生愚笨吗?也曾在千百名考生中一举夺魁。



      我茫然了。

      我来到省图书馆,企图打开另一个修行渠道。我提出要看的画册,图书管理员告诉我,看这些书要有党委介绍信。无奈,选了几本可以看的画册,坐在阅览桌前,翻了翻觉得没什麽意思。我抬头凝视了一会儿刚才的女管理员,突然我心中一动,便迅速打开了画夹子,铺上纸,信手涂了起来。随着碳素铅笔的舞动,一会儿一位眉毛清爽娇媚,眼中肃然含情,鼻子挺秀,嘴唇圆润的美女跃然纸上。有意垂下的一缕青丝还遮住一侧的眉梢和眼角,愈发妩媚。我心中一喜:这让人心动的美人真是出自我这双木匠的手吗?



      她的五官并无出奇之处,可嵌在那婀娜的脸庞上则神韵自生。她虽没有索非亚·罗兰的狂野、冷艳,也不似玛丽莲·梦露的性感、热烈,却有东方女性特有的内在、含蓄、耐人寻味的美啊!

这不正是我朝思梦想、梦寐以求的吗?

      多少个日日夜夜,十几个酷暑寒冬,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斓珊处。”这难道就是神来之笔吗?

     “你是谁?”管理员小姐过来问。

      我拿出了学生证。

      下一次去,出乎意料,她领我到里面的小阅览室,搬出一些我从没见过的画册。第一次见到了安格尔的《泉》,她有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美;邦纳尔的“女人体”身上闪烁着魔幻的色彩;莫罗的“舞女”头上笼罩着神秘的光环;弗鲁别尔的《天鹅公主》,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透出令人心颤的忧郁的光。


安格尔的《泉》


       此后,我每次来时,都像饥渴的婴儿,走时,满腹甘甜的乳汁。我淌漾在艺术的王国里,追寻着大师的足迹,揣摩他们创作时的心境,解析着绘画技巧的奥秘,分享着先辈们的苦恼和喜悦。有了营养,有了力量,我感到信心十足,攀登着艺术的高峰,视野越来越宽广。

      (同期声)我发现,这些大师们的杰作里深藏着一种东西,一种灵,是魂灵,是一种伟大的魂灵。可是,这伟大的魂灵是怎样产生的呢?

       一次,我正在对着画册上的画临摩,她来到我面前,坐了一会儿,盯着我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我抬头看了看她,问,啥事儿?她递给我一个折得像小燕子似的纸条,我刚要拆开,她用手摁住,告诉我回去再看。


       我看后却为难了,我还怎么去呀?过了一个多月,不行,我还的去。去了。她一见我便说“怎么?害怕了,不敢来了?”我见她眼圈红了,要哭的样子。她照例给我搬来要看的书,我照样看。但几个小时过去了,也不知看的是什么。闭馆时匆匆离去。

      我来到南湖,没想到她也跟来了。她换了条浅色裙子,更像换了个人,走到我面前问“为什麽?”

     “我已经有家了。”我回答。

     “我不信,不可能,怎麽会呢?你骗人。”她急切地说。

      她看到我很认真的样子,突然坐在地上呜呜的哭了。

      这真叫我不知如何是好,聂晶啊!你把一颗心,一颗情窦初开的心给了我,可我已经没有权利接受了!除了这,我什么都舍的给你。

      过了许久,她不哭了,只是肩膀还在一动一动的。又过了一会儿,她缓缓站起,怔怔的看着我,眼晴里还闪着泪花。


中国首位获奖卢浮宫的画家

中国首位央视新闻播报的画家


      远处是一片黝黑的树林,近处是透明的湖水。水中映着微移的云,和一轮皎洁的月。月光洒在她的肩头,胳膊上,更勾勒出她楚楚的腰身。秀气的脸庞于明亮的轮廓对比中,只在一种可感的朦胧里。

      夜是这样的静,只有几声草虫在轻鸣,景色是这样的幽,聂晶又是这样一种冰清玉润的美,这不是大自然画就的“月下美人图”啊····我在心里默默的临摹着这幅大自然的杰作。  她突然扑过来抱着我, 她抬起头嘴微微的张着,鼻孔 一动也动的 ,从她头发里脖子间散发出来迷人的气息, 诱惑我也把她越抱越紧。 我抬起头 仰望星空,天呐!我也不是圣人啊!我把她送回家,又回到南湖,在她哭过的地方坐下。

       远处是黝黑的树林,近处是透明的湖水,水中映着微移的云,可是,那一轮皎洁的月却不见了。

       自那以后,南湖之夜的情景不时的在脑中浮现,我思索者画论中‘以情做画,情景交融,有感而发’这几句词语。是啊,一些大师们的作品里,莫不回荡着汹涌澎湃情感的击浪,这个情当然不是‘无病呻吟,故作多情’的情,而是油然而生的,不由自主的,欲罢不能,一吐为快的真实感情啊!感人深者,莫先乎情也!  


       聂晶啊!谢谢你的爱,你的倾情相助。我知道我的“绝情”会使你多么的痛苦,但是,原谅我,我只能如此,只能与你——美丽的姑娘再见了!你的情,你的爱,将永远永远的嵌在我的心底。你的神,你的韵,是我心中永远永远的美神。

      大学一、二年级是基础课,素描,设计,国画,油画,艺术理论等,三,四年级是专业课,即油画与国画,我申请油画专业,因为上大学之前的文革期间,受各个机关和单位邀请,曾画过许多毛主席像的油画,对油画有一定的认识。(我的爱人在若干年后对我透露了一个机密,说是中学你在二中操场墙壁上画《毛主席去安源》,就对你有了印象,好多女同学都很仰慕你)。



        戴老师找我谈心;中国人学中国画,容易成功,因为根在中国,是我们的传统,另外你的书法也有基础。

       我经过一段时间的慎重思考:认为老师讲的有道理,于是就进入了中国画专业。期间,山水画的气象万千,博大雄浑,曾使我迷入其中,但冷静思考,认识到已经有李可染,黄宾虹,张大千这些令我仰止的大山了,难以逾越。花鸟画神奇的笔墨效果也使我沉醉其中,可又沉静了许久,在齐白石,潘天寿,王雪涛这些大师雄立的现实中,无法超越。最终还是不忘初心,选择了人物画。虽然周思聪,蒋兆和,刘文西这些巨匠已经都成为了经典,但是我自认为有能力另辟蹊径,走出一条新仕女画的路子来。

       不久,课堂上画的人物写生被系里作为范画收藏,很快,创作的《昭君出塞》被吉林日报选登了,很快《西施浣纱》在长春的雅美斋画廊卖出了。一位同学偷偷告诉我,X老师深夜在办公室临摹我的画。

毕业创作展《四大美人》引起了同学和老师们的关注,孟德安老师对我说:林兴,路子走对了,坚持就这样走下去,将来中国画坛上会有你的一席之位。





薛林兴和一群筑梦者疯狂了,《和平美神》超巨雕塑的创意诞生了。

她向全世界宣告:让世界充满爱,我来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微信后台|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 建阳套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