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中华艺坛网 网站首页 艺术欣赏 文学 查看内容

这才叫打油诗!逗人一笑,又引人深思!

2018-12-2 21:33|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87| 评论: 0

摘要: 作者:曾初良,也乐斋主,湖南湘乡人,六十年代人。喜作文人画,常题打油诗,不求功与名,但得趣与乐。大曾的画,寥寥几笔,把传统笔墨与现代元素巧妙结合在了一起。与画面相配的一首首率性而肆意调侃的打油诗,读来 ...

作者:曾初良,也乐斋主,湖南湘乡人,六十年代人。喜作文人画,常题打油诗,不求功与名,但得趣与乐。


大曾的画,寥寥几笔,把传统笔墨与现代元素巧妙结合在了一起。与画面相配的一首首率性而肆意调侃的打油诗,读来令人称快!


大曾老师的漫画和打油诗,生动又有趣,充满哲理,绝对值得一看!


人生并非麻将牌,

输了推倒可重来。

上场就得用心打,

不悔生活大舞台。



管它哪根葱与蒜,

拿着自已常开涮。

平凡日子开心过,

赚得笑声一串串。



睡前原谅一切,

醒后便是重生。

怨恨终是包袱,

不如随手就扔。



天凉早早穿秋裤,

老来防寒保温度。

羨慕美女不畏冷,

依旧裙装走猫步。



又到蟹肥菊花黄,

邀来好友聚一场。

人生难得几知己,

醉在今宵又何妨。



昨天已去不可追,

明日未到你别催。

今天找点高兴事,

兄弟一起喝几杯。



处世之道本无奇,

多交朋友少树敌。

开心切忌小心眼,

待人还须大肚皮。



诚心待友莫相欺,

生人面前少装逼。

人生也就几十年,

何苦虚假玩心机。



古人三上读书忙,

如今四处刷屏狂。

两耳不闻身边事,

一心只怕电池黄。



几多明星台上走,

其实良心早喂狗。

崔哥奋起撕画皮,

国人一见发怒吼。



岁月不曾把谁饶,

老来多送一秃瓢。

当年人前常扮酷,

如今镜里莫细瞧。



老来无事享清闲,

不求功名不问钱,

邀得小鸟作伴唱,

曲终日落正堪眠。



年纪已经不少,

就是不肯服老。

每天找点快乐,

哪有什么烦恼。



吃穿不用挠头,

还有小酒润喉。

太阳每天升起,

发个啥子闲愁。



偶尔笑笑人家,

也被人家笑笑。

人生不过如此,

何必斤斤计较。



天作铺盖地当床,

聚啸山林称大王。

饥餐渴饮开心过,

无车无房又何妨。



如今五行总缺土,

自知命中常差钱。

正好生活平淡过,

坚持少放油与盐。



红尘往事万万千,

到头终将化云烟。

老夫爱把葫芦抱,

不辞长作酒中仙。


秋来葫芦黄,

人老鬓染霜。

世事皆明了,

是非肚里装。



喝酒不怕醉,

穿衣莫嫌贵。

日子开心过,

问心也无愧。



总想日子过成诗,

张口还有天鹅吃。

怎奈生活常如麻,

酸甜苦辣人尽知。



诗书非药能医俗,

善良有幸可养颜。

何苦险中求富贵,

最难淡处享清闲。



生命到头终作古,

繁华归尘身归土。

多少追名逐利客,

一世经营又何苦。



有钱岂能任性,

无钱不必认命。

宠辱两字皆忘,

人生自达化境。



心有鱼兮力不足,

长相守矣难下手。

不如意者十八九,

问声猫儿可知否?



岁月风霜紧相催,

黑发转眼变浅灰。

功名终随浮云去,

不如开心喝几杯。



世事纷纷扰扰,

凭添许多烦恼。

不如倒入杯中,

一口把它干了。



少年情怀总是诗,

多少浪漫无人知。

待到如今心已老,

不问其他只问吃。



门前种上数竿竹,

免得他人说我俗。

进屋还是想吃肉,

痛骂自己不知足。



童心是个宝,

有它人不老。

天真快乐多,

情趣烦恼少。



本是一家亲,

何必争输赢。

和睦开心过,

不斗行不行?



屋檐不高常碰头,

蜗居虽小自家楼。

平凡日子开心过,

既无房贷也无愁。



一生劳作未曾闲,

遍翻四海万家田。

为官当如牛耕地,

只求青草不求钱。



都说父爱重如山,

多少风雨一肩担。

不求自己生活好,

只愿儿女过得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微信后台|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 建阳套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