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中国第一“老不正经”:90岁还想开裸体宴会,林青霞、董卿都被他指教过 ... ...

2018-11-3 22:07|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29| 评论: 0

摘要: 15岁浪迹天涯,50岁考驾照,80岁上时尚杂志封面,90岁开画展,91岁撩到林青霞,93岁飙法拉利,94岁出书……这老头叫黄永玉,年轻人都不如他好玩!如今94岁高龄的黄永玉,活成了现实版的老顽童。就连白岩松也说:老了 ...

15岁浪迹天涯,50岁考驾照,80岁上时尚杂志封面,90岁开画展,91岁撩到林青霞,93岁飙法拉利,94岁出书……


这老头叫黄永玉,年轻人都不如他好玩!


如今94岁高龄的黄永玉,活成了现实版的老顽童。


就连白岩松也说:老了,就做黄永玉。



01



有次白岩松去采访黄永玉,一进门就见到了院子里的跑车。


白岩松惊叹:“老爷子,您都这岁数了还玩这玩意儿?”


黄永玉回:“我又不是老头。”


黄永玉和他各种跑车


黄永玉90岁以后,就一直以“90后”自居。


在他生命里,“玩”才是正经事。


可不,一把年纪拍个照还这么摆pose。


黄永玉除了“会玩”,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段子手。


90岁那年他举办画展,记者问:“参加宴会的人是否需要打领结?女士是否要穿晚礼服?”


黄永玉笑答:“都不必了,最好裸体,裸体最好看。”


别人尊称他为黄大师,他却反驳:“毕加索、吴道子才算大师,我算什么大师。”


说完又加一句:今天教授满街走,大师多如狗。


别人说他老不正经,他怼:“你们都太正经,我只好老不正经。”


黄永玉不是不服老,他只是看透了生老病死。


耄耋之年他写了一副字:世界长大了,我他妈也老了。


黄永玉随便说一句都能当段子:


漫长的演讲和放屁,都是在空气中拉屎。

海是上帝造的,苦海是人造的。

喝不喝酒是人与野兽最大区别。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卫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02



1942年,为了躲避战乱,黄永玉来到江西的民众教育馆教美术。

黄永玉50年代在香港的画展上


也是在这里,黄永玉爱上了广东姑娘张梅溪。


张梅溪出身书香世家,从小在文学艺术的熏陶中长大,妥妥的白富美一枚。


在众多追求者中,有一个航空站的帅哥,成了黄永玉最大的情敌。


张梅溪喜欢骑马,航空站帅哥就牵来一匹好马让她骑。


没钱没颜值的穷小子黄永玉租不起马,他约张梅溪见面,不知道送啥,也不知道说啥,支吾半天说出一句:我有一百斤粮票,送给你。


张大小姐噗嗤一笑,转身就走。


黄永玉见这招不管用,想到了父亲当年曾用风琴吸引母亲的目光,就做了个小号,每天守在张梅溪家门口,她一出门就吹小号打招呼。


就这么吹了个把月,把人家姑娘的芳心吹软了。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卫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黄永玉和张梅溪


虽然赢得了美人芳心,但张梅溪家人死活不同意,把女儿关在家里不让出门。


热恋中的张梅溪偷偷从家里逃了出来,俩人在报纸上登了一则结婚启事,私奔去了。


多年后,当年的穷小子已经成为画坛名声赫赫的大家,他创作的“阿诗玛”轰动美术界,俩人依旧不离不弃,从南到北,从贫穷到富有,历经苦难,相爱如初。

黄永玉创作的“阿诗玛”


浩劫中,黄永玉被下放到牛棚,饱受皮肉之苦,张溪梅哭了,他却还有兴致给她写情诗:


我们是洪荒时代,在太空互相寻找的星星,我们相爱已经十万年。


张溪梅看后,破涕为笑。



03

 

他曾一语惊人:人真不是个东西,动物比人好。

 

这是“动物比人好”系列的画风:


“鸟是好鸟,就是话多”


“我丑,我妈喜欢”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她妈又吹”


“余五十岁前,从不游山玩水,

至今老了,才觉得十分好笑”


 他画了一副蛇年趣图,却没有蛇。


夏娃问亚当,蛇到哪里去了?

亚当说:让广东佬偷去泡了酒。


他还热衷画荷花,画了8000多张,给自己的居所命名“万荷堂”,自号“荷花八千”。

黄永玉四尺横幅荷花图《盛夏洞庭》


2010年,他的作品《暑荷图》,竞拍价683万。


他在80年代设计的首版猴票,是中国第一枚生肖邮票,当年面值仅8分钱,现在涨到150万。


而画猴票的初衷,居然是“想让全世界的人知道我死去的猴子有多可爱”

黄永玉死去的那只可爱猴子


这样的大师,简直就是画界的一股泥石流。

 

作家萧乾曾这样形容黄永玉:浮漾在他粗犷的线条间的正是童稚、喜悦和奔放。

 

有赞美,就有质疑和争议。有人攻击黄永玉国画未入门,毫无章法可言。

 

老头子又自嘲说:谁要是说我的画是国风,我就去告他。

黄永玉在地上铺开纸作画


因为自学成才,人们给他贴了“一代鬼才”的标签。


他倒好,用一句“说我是鬼才,那是见鬼了”给人怼了回去。

 

他的学生对他很是敬仰,建议他成立“黄永玉派”。

 

他破口大骂:狼才需要成群结党,狮子不用。


05


 

2015年,息影20年的林青霞突然现身真人秀节目《偶像来了》。


网友不解:林青霞都封神了,多少大导演请她拍戏她都拒绝了,为何去参加一个真人秀节目?


后来林青霞自爆说,她是受了黄永玉的“蛊惑”,才决定参加真人秀的。


那年,61岁的林青霞拜访91岁的黄永玉,向他请教艺术创作方面的事。


林青霞问:“怎么才能写得更好?”


黄永玉答:“你呀,不够好玩,得让自己变野一点。”


老头子平时是有多“野”?


以前乡亲们告诉他,沱江上游有人开了一家化工厂,污染了水。


黄永玉一听,坐不住了,带一拨人把工厂的办公室给砸了。


曾经,黄霑和林燕妮闹分手,公司破产无家可归,黄永玉去安慰黄霑:“失恋算个屁,你要懂得失恋后的诗意!”


黄霑哭笑不得:你放狗屁,我上吊的心都有了,还能有诗意?


俩人成了生死之交,黄霑还给黄永玉写了句词:你是个妙人,是个少年狂。


如今,黄霑林燕妮双双作古,只有老头子黄永玉还是个少年狂。


83岁那年,老头子登上了《时尚先生》的封面。


杂志评价说:黄永玉不仅玩物玩到癫狂极致,更是玩出豁达心胸。

 

90岁那年,他给自己画了一张孩子气的自画像。


网友评论这幅自画像:这才是真正的大玩家,酷炫狂霸拽!

 

他还喜欢养狗,喜欢玩音乐玩跑车,喜欢看《非诚勿扰》,喜欢一切新鲜的事物。


但别看老头子只会玩,他心里装的全是慈悲。

 

汶川地震时,他作为中国美协副主席,组织艺术家们卖画赈灾,他个人捐了上千万;

黄永玉书写《为了汶川》


他捐款在凤凰和吉首修了八座桥;


他把自己最值钱的代表作《春江花月夜》捐给了国家博物馆……

黄永玉《春江花月夜》


他说:“人老了,画留在家里干嘛,捐给国家是最好的选择。”

 

十年前,他把自己的画作和收藏捐给吉首大学,一番致辞引得所有师生爆笑:

 

“你们不用担心,我已经告诉家里人了。一旦我的后代真吃不上饭,饿得要讨饭了,也应该距离吉首大学远一点,免得影响你们。”

 


06



黄永玉越老越妖,却也越活越通透。


二十年前,黄永玉正在香港画画,女儿过来告诉他:汪曾祺伯伯去世了。


黄永玉却淡定地说:好啊,好啊,汪老头也死了呀。


他不是不尊重逝者,只是活到这把年纪,他比谁都看得透彻,想得明白。

黄永玉和齐白石


和黄永玉同时代的朋友钱锺书、郁风、张伯驹、李可染、黄苗子等人全都去了天堂。黄永玉说: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画家黄苗子去世时,黄永玉写悼文,头一句是“苗子兄死了”。


过了一会,他又写:“凝重了几秒钟,想了想他温暖微笑的样子”。


后来,黄永玉写了一本《比我老的老头》,追述他与这些艺术家之间的往事。


黄永玉并不避讳谈生死:“我死后立即火化,骨灰放到抽水马桶里,就在厕所举办个告别仪式,拉一下水箱,冲水、走人。”


有人问他为何这么说,他答:“生前我玩得很开心,死后,大家玩一会我好啦。”


一个“玩”字,将老头子的童心暴露无遗。


如今,94的黄永玉比年轻时还要忙,忙着“玩”。


他每天叼着烟斗看碟片,高兴时满地打滚,常常半夜读书写字,不仅要画画,还要写自传……


近来,他推出了新作《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第三部。


这部小说以他本人为原型,从主人公2岁开始写起,9年下来已经累积150万字。

写作中的黄永玉


看透生死的黄老说,这部小说随时可能终止,也许就是明天。


但只要他还活着,就会一直写下去。


黄永玉说:这个世界太有趣,我还舍不得离开。


《朗读者》中,董卿走出演播厅拜访艺术家黄永玉,老先生对于自己的要求就是:人活着就要有趣一点。这种“有趣”在于他处世的豁达随性,也溶于他对艺术的理解与创作之中。 


真正有趣的人,总能把尘世过得有滋有味。


黄永玉是有趣的,他浪荡了半生,老来仍是少年,怀着这份返璞归真的少年心气,把自己喜欢的事情都做了,才会心平气和地坐下来等待永逝的降临。


老来当如黄永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微信后台|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 建阳套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