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丁绍光,从20万一尺,跌到1万一尺,价值重估的力量

2018-9-15 21:01|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81| 评论: 0|原作者: 詹皓

摘要: (导读:丁绍光,十多年前可谓呼风唤雨,可懂画的人一看就知道那只是装饰画而已,十多年来,其作品价格一路下跌,从20万元一尺,跌到1万多元一尺,这就是的价值重估力量。)丁绍光,从20万一尺,跌到1万一尺,价值重 ...

(导读:丁绍光,十多年前可谓呼风唤雨,可懂画的人一看就知道那只是装饰画而已,十多年来,其作品价格一路下跌,从20万元一尺,跌到1万多元一尺,这就是的价值重估力量。)




丁绍光,从20万一尺,跌到1万一尺,价值重估的力量


都说艺术品市场里能捡漏,那是信息不发达、全民收藏意识不到位的时候,那个时代已经彻底过去了。


在成交量和价格都猛涨了上百倍的今天,再谈捡漏,无异于中彩票,甚至大多数板块需要的不是捡漏,而是避险。在这个艺术品价格泡沫丰富的年代里,该如何避险?


或者,还有没有可能捡漏?有的,一切都要靠价值重估。



价值判断决定价格


什么叫价值重估?比如,2004年时,一页鲁迅信札拍到六千多元,如今可以拍到三四百万元。早先,信札还没有多少人关注,大家都盯着字画,所以即便是鲁迅信札,市场价也很平;但是到了今天,名人信札变成热门,大家都知道信札不但具有艺术、史料、文化等多重价值,还不太容易被仿制,名人信札中的翘楚鲁迅、孙中山的手迹价格自然会一马当先。信札还是那些信札,只是世人对之价值的判断变了,价钱也就变了。


价值捡漏,重在对被忽视的艺术板块、艺术家进行价值考量,它需要的是学识、眼光和判断力,这对很多资深藏家来说,都是极富挑战和乐趣的事情。比如金石碑版是近几年市场下滑过程中最能逆势而上的几个品种之一。早先因为经历了文化断层,人们对金石碑版根本看不懂,不可能当回事,如今,虽然从文化接受度来说,仍旧看不懂,但却有一小批人看到了金石碑版的巨大文化价值,和被忽视之后带来的收藏机会,所以清末金石学家吴大澂题跋的拓片这两年会在拍场上被追抢到上百万元一件。



而宋代古籍,很早以前就在成熟的香港市场上被尊崇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而直到近几年,内地拍场上经过价值重估,才认可了“一页宋纸一两金”的说法,如今更是达到了“十两金”的地步。


近几年大热的另一个品种是当代水墨,其巨大的升值空间也是因为价值重估而获得的。早先,人们对国画还停留在传统概念里,对于那些受了“85新潮美术”影响的新派国画,都觉得看不懂,甚至抵触。但随着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上被价值重估,并一飞冲天后,有些先知先觉者嗅到了当代水墨的巨大价值。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办中国当代水墨大展开始,两大国际拍卖巨头纷纷跟上举办当代水墨专题或专场,一下子炒热了这个板块,如今,当代水墨的升值空间和社会认可度甚至超过了传统国画。



“比价捡漏”还有可为


虽说在如今的艺术品市场捡漏已经很难,但“比价捡漏”法还存在可操作性。比如田黄石大家都知道名贵,价格也被炒上了天,那么,和田黄一样名贵的鸡血石大红袍价格也就快步跟上了。略低一个档次、但同样名贵的寿山石中的名品白芙蓉,也就有了比价效应,一旦重估被认可,潜力巨大。


张大千、齐白石的作品被一路爆炒,单价每平方尺达到了百万元之际,市场敏锐的行家意识到还有几位艺术家,他们的水准、地位跟张大千、齐白石在仲伯之间,但作品价位相差太多,于是资金涌动,2011年之后的几年里,张大千、齐白石单价下跌不少,而虚谷、赵之谦、丰子恺、谢稚柳等近现代艺术大师的作品却出现了明显的补涨行情。



警惕价值透支造成的虚高


对于价值被充分挖掘、未来潜力已被透支的品种,市场一般会出现长期缓步下跌的态势,如果再出现对其艺术文化价值的缺陷进行重估而且被社会接受的话,那其市场将会有明显的跌幅,收藏者对此不得不防。比如,张大千虽然是近几十年中国艺术品市场里的权重品种,被誉为“全能选手”,人物、花鸟、山水样样精通,但这句话反过来理解,就是他没有一样能在美术史上全然创新并且拿第一的,其价格的暴涨,也就暗藏了未来对其理性重估的可能性。


还有明清官窑,其实最早是从海外开始追捧的。官窑制品虽然无限精美,但本身的艺术含量并不高,更谈不上多少思想和文化意义,都是工匠们根据皇家要求制作的,但现在却动辄上亿,再加上技术进步,后人的仿制早已达到了真伪难断的地步,这样的品种,未来一旦价值重估,前景堪忧。


 

还有一些写实类的油画,基本都是观念守旧、山寨西方的品种,居然至今依然受到大量收藏者的追捧,给出很高的价格收藏。对于写实类油画,如果单纯追求技法,没有自己的创造性,甚至只是为了商业目的而创作,相对于现在的高价来说,未来被重估的可能性极大。


有一位海外华人画家(丁绍光),十多年前在内地可谓呼风唤雨,可懂画的人一看就知道那只是装饰画而已,所以十多年来,其作品价格一路下跌,从2005年的20万元一尺,跌到今天的1万多元一尺,这就是价值重估的力量。


当代国画也是如此,如果只是对传统国画的因循并没有多少新时代的审美体验,在市场上获得的高价也不是完全出自爱好者的追捧,而是因为画家的行政地位、通过画外功夫获得社会资源使然,这样的当代国画家,其市场高价即便维持,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也只能走价值重估的路。


作者:詹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微信后台|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 建阳套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