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在钢笔画中,邂逅兰溪桃花坞

2018-1-29 19:27|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294| 评论: 0

摘要: 浙江兰溪是一座有着一千三百多年历史的文化古城,而桃花坞,是兰溪老城中一个充满了古韵风情和神奇故事的地方。明代兰溪人,太子太保、吏部尚书唐龙曾在《兰溪八景诗之桃坞寻芳》中赞道:“绯桃潇洒压春华,碧坞参差 ...


浙江兰溪是一座有着一千三百多年历史的文化古城,而桃花坞,是兰溪老城中一个充满了古韵风情和神奇故事的地方。明代兰溪人,太子太保、吏部尚书唐龙曾在《兰溪八景诗之桃坞寻芳》中赞道:“绯桃潇洒压春华,碧坞参差近我家。雷雨忽垂瀛海实,风霜不落武陵花。”


近日,一组描绘兰溪桃花坞的钢笔画风靡网络,绘画者王恩贶尽管年逾七十,竟也成了网红。钢笔画中弯曲延伸的神秘弄堂、粉墙黛瓦的古屋老宅、沿山坡而上的陡峭台阶,无一不让人神向往之。而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老兰溪人来说,深藏于心底的有关桃花坞的那一丝丝回忆,也被这简洁的黑白线条牵引了出来:


“小时候住在外公家,屋外种着薄荷,我常常摘了薄荷叶混着冰糖吃……”


“呶呶呶,就是这里呶,夏夜我常随外婆坐在荷塘边,摇着蒲扇纳凉……”



▼钢笔画

▼摄影


十幅钢笔画,又现桃花坞里景


退休前,王恩贶曾在兰溪报社和兰溪电视台从事新闻工作,2007年自兰溪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退休后,他应聘于兰溪市地方志办公室,参与编纂《兰溪市志》。2013年,他又承担了《兰溪年鉴》编纂工作,担任执行主编至今。即便已经退休十年,但是手上忙不完的工作,让他依旧时刻关注在兰溪发生的大事要事。


2017年5月15日,兰溪市召开“棚户区(城中村)改造誓师大会”,桃花坞亦在征迁之列。此时的桃花坞并非古时或近代的桃花坞,而是指桃花坞社区,既包括保存了一些古建筑的原桃花坞,也包括其前后左右的自由路、南后街、广场庵等一带。


征迁的消息一出,便在桃花坞掀起轩然大波。年轻的兰溪人将这视为桃花坞发展的机会,他们说现在的桃花坞路窄房小、卫生条件差,还有消防、洪水等隐患,是整个兰溪的“城市伤疤”“定时炸弹”。而上了年纪的老兰溪人却不愿离开这里,他们说桃花坞是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有抹不去的岁月与回忆。


为了记录桃花坞征迁这件兰溪人民生活中的大事,也为了在年鉴上多保留一些桃花坞的资料,动员大会后的第二天,王恩贶就背起相机到桃花坞拍摄照片。


然而一走进桃花坞,眼前的景象不禁让他接连感叹,“桃花坞已非昔日的桃花坞。”各种线缆杂乱地拉扯在斑驳墙面和破旧屋顶之间,半新不旧的楼房随意穿插在一片老屋群中,许多老房子的门窗也都砌上了砖块,门板上钉着房地产管理处“危房已封,禁止入内”的警示牌。从桃花坞右巷拾阶而上,是几十年前所建的渔民新村,如今房屋破旧,杂乱无章的檐篷随处可见。即便如此,也有几处古宅引起了王恩贶的注意,它们四面粉墙围护,内部天井明亮,从大门门楼到室内隔扇漏窗,从梁架节点到基础勾栏,无不精雕细凿,灰暗中还可窥见当年装饰之华丽……


在扳动快门记录下这一切时,王恩贶其实并未想到要用钢笔画来呈现桃花坞。彼时,他刚学钢笔画一个多月,从最基本的线条练起,到临摹名家的钢笔画作品,之后渐渐开始由易到难地画一些兰溪本地的事物,比如方志办收藏的早期革命文物马灯、兰溪横山大桥下的古樟树、4A级景区诸葛村的茶馆店等。学画半年有余,他发现钢笔画中许多绘画题材是古建筑,而家乡兰溪也有许多保存完好的古建筑,画家乡古建筑的念头就这样应运而生了。


恰逢兰溪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李金红看了王恩贶的钢笔画后,提出现在正是桃花坞征迁的时候,大家都很关心,何不画画桃花坞呢?于是,从9月8日开始,王恩贶便先在普通的A4复印纸上,尝试画桃花坞系列之一的《桃花坞口》。谁知画稿一出,接连得到了朋友、老师的肯定,他这才开始了系列钢笔画《桃花坞》的创作。


▼钢笔画

▼摄影


半年时间,拍了千余张桃花坞照片


如果说最初的摄影,初衷是为了年鉴的刊用,那么当王恩贶决意用钢笔来画桃花坞时,他又特意为此实地进行了二次拍摄,并格外留意有特色的建筑,拍照时不仅考虑构图、光线,还会考虑是否适合用钢笔作画。半年时间,他拍了千余张桃花坞照片,筛选后留存的也有四百多张。


由于一直以来拍桃花坞的人都很多,所以当地居民对摄像机、照相机已见怪不怪。大部分人对于自己是否会被摄入镜头,表现得十分淡然恬静。但也有一些住户,错把王恩贶当作是征迁小组或新闻单位的,总要上前来和他说几句自己的诉求。


当地人告诉王恩贶,“坞”是山垅的意思,这里古时有茂密的桃花林,故名“桃花坞”。明代唐龙也曾为这里写诗云:“绯桃潇洒压春华,碧坞参差近我家。雷雨忽垂瀛海实,风霜不落武陵花。”他们指着桃花坞的里塘同他讲,从前的里塘很好看,塘边还有几棵石榴树,树都往池塘里靠,衣服也都在塘里洗;他们领他到桃花坞的井边去,说小时候没有自来水,全都是喝井水,这里的夜是有点小月亮的,甚至晚上一两点也会有人来取水。交谈中,王恩贶感受到了他们故土难舍、故居难离、故邻难别的浓浓乡情。


自有关桃花坞的钢笔画一夜爆红,兰溪电视台记者曾邀请他到桃花坞拍摄新闻片。期间,一位姓蔡的先生一听到“钢笔画”几个字,就立即问是不是画钢笔画的人,还邀请王恩贶一行人到他的老宅中做客。蔡先生打开许久未曾开启的大门,带他们迈过门口的长条青石板,从堂前走到屋后花园,从楼下看到楼上,对老宅的留恋溢于言表。他还再三邀请王恩贶日后到这里喝喝茶、搞搞文化沙龙,让王恩贶有点受宠若惊。


王恩贶对记者这样讲道:他不是画家,不擅长当场画速写,而且也不好意思坐在那里画很长时间,喜欢以照片为参考,在家里慢慢地画。在他心中,画钢笔画,为的是享受作画过程的乐趣,也不需要固定的时间,高兴就画,找到感觉就画,把握不定就不画。


▼钢笔画

▼摄影


照片仅为参考,还需要“艺术创作”


也有人曾经问过王恩贶,“既然已经为桃花坞拍摄了照片,为什么还要按着照片画画?论写实,画可不如照片啊。”王恩贶回答道,“照片是很真实,可也是因为太真实了,人们见得多,就熟视无睹了。而钢笔画肯定不是全盘临摹,这是一次再创作。可以由画者视不同的情况对事物作出取舍,以充分表达作者的主观意图,使作品主题更加突出。”在他看来,自己走红网络的事实,更说明了这点。他说,“不是大家的照片、视频拍得不好,也不是我的画画水平有多高,是钢笔画本身的特色和魅力以及《桃花坞》的恋乡主题让人们接受、认可并欢迎。”


在绘制桃花坞系列钢笔画的时候,王恩贶经常能发现照片的局限。比如桃花坞之六的“桃花坞右巷9号民居”,这是一栋很有特色的民居建筑,靠近门的墙上嵌着一块石碑,上书“泰山石敢当”五个大字,寓意吉祥平安,墙边是一排蜿蜒而上的石头台阶。由于小巷过于逼仄,相机只能照到局部,所以绘画时,需要他自动兼顾两边,否则就难以反映这个民居的特色。


▼钢笔画

▼摄影


另外,王恩贶坦承在绘画之初,并没有考虑将人物一并画进去。但在画系列之五“桃花坞86号民居”和之七“水井”时,他感到只有人物的出现才能让这些故居、古井重焕生气。所以在86号民居前保留了老太太的背影,不过位置作了移动;又在水井边加了打水和洗衣服的妇女。据他介绍,所加人物均有照片原型,只是不在同一张照片中。


而改动最大的,还是桃花坞全景图。为了将桃花坞尽收眼底,王恩贶专门找到一家合适的宾馆,在宾馆顶楼进行拍摄,然而无论如何也避免不了宾馆本身的平顶与近景建筑所搭建的新式遮阳篷。绘画时,如若完全参考照片,将这些现代元素画进去,他认为这势必会削弱中景一大片具有南方徽派建筑特色的古民居的视觉冲击力。如何尽量保留一个古色古香的桃花坞原貌,成了摆在王恩贶面前的棘手问题。为此,他画画停停,拖了二十多天。


苦恼之际,他从桃花坞的地名上得到启发。桃花坞,怎能没有桃花?于是,他一边翻找自己历年所拍摄的兰溪桃花的照片,一边上网查找资料图片,选择了不同形态的桃花画入全景中。不但覆盖了原来占据画面的平顶和遮阳篷,还在全景两侧加了桃花近景,而且把远景中原来的树丛也改成了桃树林。这些桃花,有正面、侧面、反面,看得清花蕊和花瓣经络。最终王恩贶耗时三十四个小时,完成了桃花坞全景图。


▼钢笔画

▼摄影


老先生自称“70后”,网络拜师学画画


当问及为何对钢笔画情有独钟,王恩贶说,自己自小便喜欢书画,读书时也常出黑板报,1970年曾被公社推荐上浙江美术学院当工农兵大学生,却在体检中被查出患有先天性红绿色盲症,故被淘汰,与宝贵的深造机会失之交臂。退休之后,他深入接触到钢笔画,钢笔画的黑白两色,正好可以让他扬长避短,减小色彩的干扰。


为了系统学习钢笔画,王恩贶在网上先搜索到了浙江湖州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汤向,取得联系后,又加了汤老师微信,按照汤老师编著的《钢笔画风景速写》等教材的要求,每天做钢笔操、临摹画作,不久又加入了汤老师建立的“我爱钢笔画”微信群,与群友同学互相交流学习。每画好一幅作品,就当作业发给汤老师,请他指导。


之后,他又在逛百度“钢笔画吧”中结识了浙江衢州的钢笔画家祝渭洋和广州的钢笔画家李景辉,这二位的写实钢笔画,立体感强,几可乱真。为便于学习,王恩贶常向他们讨要钢笔画原图,两位老师立即便用QQ发送给他。在画桃花坞系列钢笔画时,李老师也给予了热情的帮助。此外,他还得到了中国钢笔画联盟常务理事、《当代钢笔画》杂志主编程庆拾老师的指导。程老师每天所发布的关于钢笔画的随笔,王恩贶篇篇都会仔细阅读,从中学到不少知识。



▼钢笔画

▼摄影


其中除了祝渭洋老师比王恩贶年长四岁,其他三位都要年轻得多。交流过程中,他们因此常称王恩贶为老先生。王恩贶则对他们说,“不论年纪大小,能者为师嘛!我不过是一位钢笔画爱好者,是钢笔画界的老年新兵”。他的忘年交朱之辉告诉记者,在单位,没有人称王恩贶为老先生,只有叫王老师的;朋友们则一般叫他“老长”,因为他身高1.84;他自己的QQ名亦取其谐音,改为“老常”,有平平常常做人之意。


而很多媒体的年轻记者、编辑,大概想到七十是古稀之年,所以在文章中、标题上将王恩贶称为老先生,其实,他经常称自己为“70”后。因为在兰溪方志办,还有一位叫胡汝明的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顾问,比他整整大二十岁,如今九十高龄了,还每天上班,骑着自行车到处收集史料,坚持著书立说。和胡老先生比起来,王恩贶笑着说,“我算是年轻人了”。


除了钢笔画,自从退居二线,他还曾迷上电脑,参加网络大学学习PS和Flash动画制作,并为电视台春节拜年制作过动画片。然而,毕竟谁都难以完全逃脱岁月的网,刚接到采访邀请时,他直言自己因为听力不大好,建议微信、邮件文字交流,其中的邮件回复竟有一万多字。在2018新的一年,王恩贶表示想用更年轻的心态尝试更多有意思的新鲜事物,为家乡兰溪、为桃花坞献出微薄之力,成为年轻人口中的“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文/王若婷

供图/王恩贶

编辑/张严涵

图文排版/张艳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微信后台|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 建阳套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