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中华艺坛网 网站首页 艺术欣赏 摄影 查看内容

赶集

2018-1-29 18:09| 发布者: 中华艺坛网| 查看: 537| 评论: 0

摘要: 乡下长大的孩子,对赶集都有很深的记忆,年纪越大的人记忆越深刻。因为时间越往前数,日子越贫困。赶集,能在物质贫乏的日子里看到平时看不见的繁华景象。 我小的时候,只有爸爸、妈妈才赶集。那是去买家里过日子 ...

        乡下长大的孩子,对赶集都有很深的记忆,年纪越大的人记忆越深刻。因为时间越往前数,日子越贫困。赶集,能在物质贫乏的日子里看到平时看不见的繁华景象。

        我小的时候,只有爸爸、妈妈才赶集。那是去买家里过日子不得不买的用品。当然,不管多么困难,爸爸、妈妈赶集的时候都会买点好吃的,给我们兄弟姐妹一个惊喜,一份意想不到的快乐。只有到了逢年集的时候,我们才有跟随大人赶集的机会,那时候兜里会有几毛钱,在人山人海里挤挤撞撞,听人声鼎沸,看《清明上河图》一样的市井繁华。大人们忙着置办年货,我们小孩尽情的大饱眼福,几分惊喜,几分惶恐;几分开心,几分惆怅。到最后,会买几朵好看的纸花,小心翼翼的拿着,跟随大人们走回家去。

        前几天,我跟随摄影师去了芍药山赶集。摄影师为了人文主题的摄影采风,我重温了记忆里的集市景象。

        不如赶年集的人多。一位卖猪肉的大哥说,现在吃的用的都很泼辣了,平日家里啥都不缺,人们不会像以前那样依赖赶集买东西了。

         规划有序的集市:卖肉区、海鲜区、蔬菜区、衣服鞋帽区、杂货区等,物质很丰富。

        一个长长的肉案,一长溜摆放的猪头吸引了我。我的童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看到这样的猪头。旧历的年底,天空青白色,太阳西斜,阳光淡淡的照着我家的小院。弟弟在门外小巷里摔着一个个不点火就响的鞭炮,兴奋的跑来跑去。大姐在扫地。一整个大猪头放在大盆里,爸爸拿着小刀、镊子低头清洗,妈妈刷锅烧火。然后一大盆香喷喷的“猪头冻”就放在了院子里的石磨顶上。冷好了,一盘一盘的切着吃。眼前的这一长案的猪头已经整理的干干净净,猪眼儿笑眯眯的,似乎很高兴成为人类的盘中餐。

        集市的一个转角处,两位老人在卖烟叶。 这种烟叶是我曾祖父、祖父抽的。那时候爷爷家的菜园里每年都会种上几行黄烟,爷爷採来烟叶晒干收藏。一个长杆烟袋,一个装烟叶的荷包,常年带在身上。曾祖父抽烟用火镰。“呯呯”的打老半天才会蹦出火星点燃他手里拿着的纸卷,再引燃烟袋锅里的烟叶。曾祖父吧嗒吧嗒的抽烟,沉默不语,饱经沧桑的脸上飘起烟雾。这画面依旧清晰,老祖父原始的取火方式透着倔强、坚强。那是贫困生活重压下的韧忍不屈!   

      

         柳条框、簸箕、古朴的铁锅,都是记忆里的留存。现在的城市生活里真的用不到了。今天在集市里看到了,配感亲切。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很多器皿会逐渐淘汰吧?也许返璞归真的生活理念会让简单淳朴的生活方式延续,从而让这些手工编制的器皿得以存在下去。

        游走在集市里,看到了很多卖鸡蛋、卖各种手工制品的老人,风尘满面的脸上刻着生活的艰辛。这样的老人,只有在乡下的集市里可以见到,象老松树一样饱经风霜。我真心希望乡下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人人丰衣足食,不再为生计发愁奔波。

         一个小男孩戴着虎头帽,拽着大人的衣角。我弟弟小时候就有一顶这样的虎头帽。妈妈手巧,画花儿、绣花儿、裁衣、缝衣远近闻名。总有大姑娘、小媳妇儿聚集在我们家做针线活儿。我们兄弟姐妹五个从来没有破衣烂衫的记忆,总是穿着裁剪合体、针线精致的衣服。我们的衣服上有好看的盘扣,或者是菊花盘扣,或者是蝴蝶盘扣,各式各样;我们的鞋子上也有精美的绣花儿。我们是村子里最早穿上制服棉袄、棉裤的孩子。爸爸妈妈辛劳的汗水给了我清贫岁月里温馨的记忆。

        看见了一个油坊。比小时候看到的生产队里的油坊大。我记得,晒谷场的一角。一间屋子,也许是两间。还有一个棚子。棚里驴子蒙着眼拉磨,花生粒儿磨成粉簌簌地落在磨槽里。炒油是力气活,青壮年劳力担当。穿着破衣服,因为油渍难洗。长柄的铁铲翻炒一大锅的花生面。各种香味弥漫在空气里,笼罩我们整个村子,甚至整个田野。油坊里又香又暖。炒好的花生面放进油闸,壮实的叔叔们喊着号子转动闸柄,轧出花生油,制出花生饼。纯手工的制作,火候很重要。油很香,饼也很香。最香的是大锅里的花生面锅巴。一块一块大小不一,厚薄不均,黄橙橙的透着亮光。我曾经吃过两三次。那是我幼小记忆里吃过的最好吃的点心,奶奶带我吃的。吃过后嘱咐我不能说。因为是生产队里的油坊,不能随便吃油坊里的东西。集市上看到的油坊,活儿已经干完了。有大垛的花生饼存放在里面。

         赶集,的确是件开心的事儿。虽然不像我记忆里的赶年集那么热闹,那么拥挤,但还是看到了久违的人和事儿,激起了很多儿时的回忆。

         童年时候赶年集的盛况也许不会再有了。很多人都在说年味越来越淡了。我认真想了想,我还是喜欢现在的生活,哪怕年味淡薄。因为薄味远比高糖高盐健康,永远微笑也好过痛哭终年只有一次欢笑。年味越浓,越意味着日常生活的贫瘠;越珍贵,越说明它的罕有。我不爱雪中送炭,只想锦上添花,甚至刻意地,绕开太过浓烈的事物,因为不想承受那之前之后的旷漠……

         如果有机会,还会出来赶集,品尝简单朴素的生活况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微信后台| 关于我们|中华艺坛网 ( 京ICP备12008728号-2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 建阳套现微信